微糖天使戚風

Hail Stucky❤️ Hail Evanstan❤️
可逆不可拆黨
文風就像紅棗桂圓奶茶加布丁溫熱全糖!
談戀愛,不搞事💍
吃甜甜,過好年🍭
微博:微糖抹茶甜甜

【Evanstan】蓋棉被,純聊天

大綱:偽現實向。雙向暗戀的Chris和Sebastian,因為大雪夜班機調度的原因,必須在酒店裡一起度過一個晚上。同一個房間,同一張床。


一發完的生賀文,給我們親愛的Sebastian Stan。

最可愛最甜的寶包生日快樂!

希望你每天都開心都順利,幸福愉快一輩子。

愛你❤️


====

『什麼?!』



Chris的劇烈反應讓來通知他的場務小姐Tina愣了一下,以為他生氣了,著急的解釋道:「真的很不好意思啊,因為狀況突然,酒店也沒有足夠的房間⋯⋯只能麻煩你和Sebastian了,一晚就好,航空公司說雪一旦停了就起飛,我們應該可以搭明天第一班七點的飛機⋯⋯」

『噢不不不,Tina,抱歉,我沒有要責怪任何人的意思,我只是⋯⋯』Chris把話吞回肚子裡,他只是一時不知道如何處理這天上掉下來的大餡餅,但這當然不能在外人面前說出口。Chris抓了下自己的頭髮,試圖解釋自己的失態:『我真的只是有點驚訝,但我完全能理解,別擔心。』


目送著Tina轉身去和其他人說明現在的狀況,Chris做了幾個深呼吸,試著緩和自己剛剛過度興奮的情緒。



不過就是和Sebastian共睡一個晚上,因為酒店連兩張單人床的房間都擠不出來,他們只能共享一張King size的雙人床。

不過就是這麼一個小事,有什麼好激動的呢?兩個大男人睡一張床雖然是擠了點,也就四五個小時,一切都沒什麼大不了的嘛!


扣掉他從拍攝《美國隊長一》起就暗戀自己同事的事,這真的沒什麼,不是嗎?




Sebastian把行李放在房間的空地上,在房間裡假裝到處看看,實際上腦海正瘋狂的轉著念頭,關於該如何平淡而自然地度過這個夜晚。

飛機停飛這種事情,他也不是從來沒遇見過;跟同事擠一間房,在以前更是家常便飯。然而他覺得無所謂的前提是,這個同事並不是他一直默默放在心底,偷偷想著喜歡著的人。


Sebastian走進浴室洗了手和臉,對著鏡子吐了一口氣。

也就一個晚上,頂多睡得僵硬點,睡得淺點,總不會發生他夢裡對人家上下其手這種事吧?




Chris正在脫褲子時,看見Sebastian從浴室走出來,他心裡一緊張,手忙腳亂的,原本已經脫到一半的褲子突然卡在了膝蓋,一時半晌扯不下來。


『嘿,那個,』扯,扯,用力扯⋯⋯『今晚就,麻煩你了Seb。沒想到我們能當一晚的室友啊哈哈哈哈!』呼⋯⋯等等,他要穿的那條運動褲跑去哪了?

Chris一邊試著遮掩他現在只穿一條內褲的事實,一邊在登機箱裡瘋狂尋找,好不容易才從T-shirt和內衣的擠壓中扯出了他的運動褲,急忙套上,解決了剛剛的尷尬狀況。轉身時發現Sebastian正背對著他,也在行李箱裡翻找東西:『怎麼了Seb?有東西不見嗎?』




Sebastian在心裡咒罵一千次那個沒把睡衣也沒把休閒短褲塞進登機箱裡的自己。他慣常在國家與城市間飛來飛去,也遇過好幾次飛機臨時改班次,不得不在酒店睡一晚,或者人到了行李卻沒到這種事,Sebastian向來會把事情做好完整的準備,登機箱裡除了一整套外出服,沒有穿睡衣就睡不好的他也會備上一套適宜外出的寬鬆的休閒服。

然而這次可能是一時發懶,Sebastian把整套睡衣都塞進了托運的行李箱裡,登機箱只有一件襯衫、一件要繫皮帶的硬質長褲、一雙襪子,還有一條內褲。


還是寬鬆的四角褲。



Sebastian想了想,他剛剛有在衣櫃裡看見兩套睡袍,大不了他洗好澡後先穿睡袍出來,趁著Chris去洗澡時把睡袍脫了,趕緊鑽進棉被裡,這樣Chris就不會發現他下半身只穿著一條舊內褲的事實了。

明明跟自己那群死黨們外出旅遊時,穿著這條內褲滿屋子亂走也沒什麼,但在Chris面前,Sebastian懊惱自己要嘛好好穿著一套完整的休閒服,要嘛就該帶上一件性感的貼身內褲,這條毫無魅力的四角褲,到底算什麼啊?




「沒什麼,一下子沒找到洗面乳而已。我皮膚最近有些敏感,不太能用不熟悉的牌子,如果沒帶到洗面乳就麻煩了。」Sebastian拿著洗面乳對Chris揮了揮,露出一個愉悅的笑容。

『你皮膚過敏嗎?怎麼了?』Chris擔心地問,Sebastian忍不住覺得心裡有些暖,Chris對所有人的關心向來直接而透明,從不吝嗇讓人知曉。


Sebastian想,即使他只是偶然收到的,Chris不分親疏的關懷,他也想小心珍藏。




聽到Sebastian身體不適,即使只是皮膚過敏這種小事,Chris也立刻就擔心起來。

他幾乎是一秒鐘內就在腦海裡選過好幾個他聽說好用的產品以及推薦的皮膚科醫師,但又擔憂貿然關心太多會讓Sebastian錯愕,或是覺得他關心太過積極,超出了界線。


Chris微微皺眉,在內心仔細斟酌到底該怎麼問才能清楚知曉Sebastian的身體狀況,又不讓Sebastian覺得隱私被侵犯?



「冬天比較乾燥的時候會泛紅啦,需要特別照顧,不是什麼大問題,注意保濕就好了,我已經很習慣了。」Sebastian笑著說,又問:「對了,你要先洗澡嗎?」

『喔我都可以,不然你先吧?我看一下電視?』Chris沒有特別在意先後順序,但是Sebastian從浴室出來後,他立刻就後悔自己的抉擇了。



剛洗完澡的Sebastian穿著睡袍,身體散發著水氣,臉頰因為熱水而泛著微紅,衣帶只在腰前鬆鬆地綁上,睡袍的大開襟設計讓Chris幾乎可以清楚看見Sebastian的胸膛。

雖然也在拍戲時看過Sebastian裸上半身,但那是在人來人往的片場,視覺衝擊跟同在一個臥室裡,剛洗完澡,整個人都泛著香氣的Sebastian相較,簡直是天壤之別!


Sebastian擦乾頭髮,爬上了床,在掀開棉被時輕輕碰到Chris的手臂,Chris馬上覺得身體靠近Sebastian那半側火辣的燒了起來。



Chris僵硬得連Sebastian叫他兩次都沒聽見,直到第三次才突然回過神來:『什麼?』

「你看電視看得好專注。」Sebastian笑了起來:「我問你要不要去洗澡了?這家酒店的熱水需要過一陣子才會熱,你趁我剛洗好,水還沒冷的時候去洗,就不用等。」

『好,我⋯⋯我立刻去。』Chris跳下了床,抓了衣服,飛也似的衝進浴室。




而Chris在浴室裡時,Sebastian就棉被的問題,進行了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


「Seb,你應該讓酒店再拿一床棉被來。」小天使Sebastian義正嚴詞的說:「跟暗戀對象擠一張床已經很危險,還共用一條棉被,你敢保證你不會睡得太沉而對Chris做出什麼事來?」

「危險個屁。」小惡魔Sebastian毫不在意:「看看Chris那個肌肉那個手臂,你難道能勉強他不成?頂多把他當成抱枕睡到他身上去而已,這不是很完美嗎?」

「一點都不完美,你們只是普通的同事關係,連『朋友』都很勉強,千萬不能做出這種事啊Seb!我建議你立刻去打電話。」小天使憂心忡忡地說。


Sebastian抵抗著小惡魔「別傻了Seb!錯過這一次你今生還會有第二次抱著Chris Evans睡覺的機會嗎?Seb你想清楚!!!」的誘惑,抓起了酒店的客服電話。

「先生很抱歉,我們的洗衣房有狀況,今天無法提供多餘的棉被。如果您會冷的話,我們提供毛毯行嗎?」客服那邊傳來的內容讓Sebastian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更加提心吊膽,他摸了摸身下的毛毯,覺得這毯子太過粗糙,墊在床單下保暖還行,蓋在身上睡一晚可就太不舒服了。


他跟客服道了謝,拒絕了毛毯的提議,而小惡魔已經搶過小天使的號角,興高采烈的吹奏起來。




「這房間只提供一床棉被,看起來我們得擠一擠了。」


Chris一出浴室,聽到的消息就讓他內心大大的歡呼了一聲。他一邊擦著頭髮一邊佯裝毫不介意,對已經大半個身子窩在棉被裡的Sebastian擺出一副正常而自然的表情:『我睡癖很好的,你別擔心。』

「我睡癖也很好的,Chris。」Sebastian在他面前總是笑,總是笑得讓Chris忍不住想把他摟進懷裡,在他臉上猛親一口,尤其是對現在這個只露出一張臉,捲捲的棕髮散落在枕頭上,笑瞇的眼望著他的Sebastian。


平時不怎麼啟動想像力的Chris,此時腦海裡的畫面像高速鐵路一樣一夜千里的狂奔著。

如果這是他家的床該有多好?他立刻就要把棉被掀開,撲上去先狠親一頓,再來想別的事⋯⋯



「明天該幾點起床?」Sebastian的問句打斷了Chris的腦內小劇場,他花了幾秒鐘才把思緒拉回現實:『第一班飛機是七點,我猜五點應該剛好吧?』反正機場就在樓下。

「那我就定五點的鬧鐘。」Sebastian裹著棉被翻了個身,趴在床上調整手機,剛剛還覺得Sebastian裹在棉被裡十分可愛的Chris,突然又覺得這棉被實在太過礙眼了。




Chris鑽進棉被後,Sebastian開始後悔他為什麼不跟櫃檯要那一條毛毯?這King size的雙人床,給的這棉被莫不成是單人被?Chris的呼吸,Chris的體溫,近在身側的一舉一動,Sebastian感覺自己幾乎能完全掌握。

Chris翻了個身,離自己更近了;Chris的手指就靠在他手指邊,他只要移動一公分,就能勾上Chris的食指;Chris的胸到底是不是就貼在他手臂旁?


這床到底有多小?Sebastian幾乎動彈不得。




Sebastian剛睡著,Chris就睜開眼了。


他不知道Sebastian睡得好不好,但他自己是睡得非常不好。他突然醒來時,Sebastian側著身子蜷在他右肩旁,他只要伸個手就能把人抱進懷裡。

而Chris一動也不敢動,他只是就著夜燈的微光,細細地打量Sebastian微微顫動著的睫毛,挺直的鼻樑和因熟睡而微張的唇。有幾絲頭髮黏在Sebastian的臉頰上,Chris幾乎是抱著嫉妒的心態去撥開了他們,Sebastian無意識的嚶寧了一聲,挪了一下位置,但沒有醒來。


我只是也想那麼靠近你,Chris在心裡說。

想大大方方地把你摟在懷裡。




鬧鐘還沒響,Sebastian就醒了。


意識到自己幾乎是靠在Chris胸前時,Sebastian差點從床上跳起來。他小心翼翼地挪開被,在鬧鐘響起來前關上設定,轉身又忍不住多看了Chris一眼,視線從他濃密的雙眉一直向下劃到因為睡衣被壓住而露出的鎖骨,無聲地吐了一口氣。


真想吻在你的側臉後,再跟你說早安。Sebastian暗想。

想每天起來看見的第一道風景都是你。




那個同床共枕的夜晚,在兩人同居多年後似乎已經不再稀奇。Chris沒有跟Sebastian仔細講過那一晚他的心情起伏,Sebastian的小天使與小惡魔到底說了什麼,也始終是Sebastian自己的秘密。

只是那種咫尺天涯卻求而不得的壓抑,一直在兩人心裡佔有一席之地。



在我緊緊擁抱你之前,我不敢想我有多愛你。

在我緊緊擁抱你之後,每一天我都希望你知悉。


评论(13)
热度(179)
©微糖天使戚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