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Stucky❤️ Hail Evanstan❤️
可逆不可拆黨
文風就像紅棗桂圓奶茶加布丁溫熱全糖!
談戀愛,不搞事💍
吃甜甜,過好年🍭
微博:微糖抹茶甜甜

【火TJ】一號號碼牌-1

Summary:Thomas和Johnny作為彼此的多年好友,
玩笑般的說對方「在追求我而不得的人當中,你永遠拿著一號號碼牌」,
終於等到兩個人都單身時,
反而陷入進退兩難的曖昧局面。


一篇火踢街的新連載,

獻給我親愛的娜娜小仙女。


====

一開始,Johnny並沒有意識到那代表什麼。



作為Thomas James Hammond「人生唯一沒有上過床的死黨」,Johnny對於三不五時就要被召喚去酒吧陪喝失戀酒這件事,早就習以為常。

反正剛好處於一段單身過渡期的他,夜裡也是閒得發慌。



只是這次他也喝得太過了吧?


Johnny熟門熟路的和酒保Max打了招呼,逕自往吧台最隱密的角落走去。

這間酒吧是Thomas最愛的酒吧,當初也是他帶著Johnny踏進這裡。Thomas通常會待在全場最亮眼的地方,睜著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和他有興趣的人談笑風生,接受所有他不排斥的調情。唯獨他剛結束一段感情,需要一個人安靜一下的時候,他會選那個沒有人會注意到的死角,一邊發呆一邊喝酒。Max會確保Thomas在這個位子上不受干擾,只有一個人可以靠近他。



『你今天喝得不少喔。』Johnny坐下來,拉過那杯已經被喝掉大半的酒,把杯中剩下的液體一飲而盡,嫌棄的皺起了眉:『這什麼?』

「瑪格⋯⋯嗝⋯⋯麗特。」Thomas趴在吧檯上,眼睛半睜半閉的說。

『你不是說失戀時只能喝威士忌嗎?改變主意了?喝這什麼甜甜鹹鹹的酒?』Johnny把酒杯推到一旁,數了數Thomas眼前的空杯,對於Thomas現在這副看起來已經快失去意識的樣子倒是一點也不意外。『說好失戀時要陪對方喝酒的,你看起來不怎麼需要我陪嘛?』

「你來得太慢了⋯⋯」Thomas身形一倒,差點翻下椅子,Johnny眼明手快的接住了,Thomas就直接倒進Johnny懷裡:「我要回家了。」

『我才喝了不到半杯耶?你今天到底怎麼回事啊?以前不都說好失戀時不能一個人喝悶酒,一定要等對方起喝才爽?』Johnny莫名的有些不高興,他不喜歡Thomas的「失戀儀式」有所更改,任何變動似乎都會彰顯出那個無緣前男友的特殊,而這種「特殊」令Johnny感到煩躁。

「我!要!回!家!」Thomas掙扎著站起身,卻是東倒西歪,走沒兩步差點就摔進走道邊的盆栽裡,Johnny抓住他的手臂把人撈回身側,匆匆掏出幾張紙鈔放在吧檯,準備把Thomas如他所願的送回家。




Thomas喝醉這件事對Johnny來說倒是不難處理,因為他醉了之後唯一的行為就是熟睡。Johnny從酒吧把人扛出來後,成了一個盡職的司機,一路把人送回房間,整路的顛波都沒有讓Thomas的眼睛哪怕是眨那麼一下。


Thomas倒進床舖裡後,Johnny站在床邊喘了口氣,又忍不住蹲下身捏了捏Thomas的臉。

『到底是哪個混蛋讓你喝成這樣?』Johnny覺得不太甘願,但面對一個陷入熟睡的酒鬼,除了用力捏下他的臉頰外,也沒有別的手段能夠洩憤。他仔細回憶著Thomas這任男友,但是無法確認到底是Karl,Rick還是Eddie?這幾個算是他的記憶庫裡比較新的名字了,然而Thomas上次跟他聯絡已經是兩個月前,以Thomas最短交往紀錄兩週來算,兩個月足夠換四任,很有可能是一個Johnny聽都沒聽過的傢伙。


Thomas對Johnny的自言自語當然是毫無反應,他趴在大床上睡得香甜,沈靜的面容看起來和Johnny見過的每一次沒有差異。




酒品人人不同,但宿醉這件事倒是對每個人都挺公平。Thomas扶著額頭從房間裡飄出來時,時鐘早就轉過了十點,Johnny已經自動自發的吃完了自己的早餐,正斜躺在Thomas最愛的那張搖椅上悠閒的玩著手機。


「你昨天睡我家?」Thomas倒了杯水潤喉,說話的嗓音卻仍是沙啞乾澀。

『對啊,太晚了,我懶得回去,反正我還有幾件衣服在你這。』Johnny不以為意的說:『我已經吃飽了,以後你別買S牌的優格了好嗎?上次我就跟你說很難吃,酸得可怕,你怎麼還沒換?』

「我管你覺得好不好吃,你又不住這。」Thomas打開冰箱,給自己調了杯蜂蜜檸檬水,靠在餐桌邊慢慢的喝著。Johnny站起身朝他走來,挑起眉問:『Tommy,你昨天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你第一次看我失戀?」Thomas自嘲地笑了笑:「我自己都數不清幾次了。」

『但你昨天喝得特別狠,甚至沒等我就喝醉了,這不正常。』Johnny搖了搖手指:『你也知道我不是第一次陪你喝失戀酒,所以別想呼弄我,肯定有什麼特別的原因。』

「沒什麼,頂多只是⋯⋯特別累。」Thomas輕輕地說,他把杯子放在桌邊,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抬頭望著Johnny:「也許我終於累了。」

『⋯⋯想談嗎?』Johnny不確定這時候他該做些什麼,坐在一起談心這種事情不太適合他。雖然他和Thomas已經陪彼此度過了這十年來每一次的感情挫敗,但每一次都是一場酒精的狂歡就足以解決,隔天醒來Thomas還是那個笑起來眼睛裡都是情意的Thomas,他也還是那個人見人愛的Johnny,畢竟Thomas的名言是「沒有什麼創傷是醉一場不能治癒的,如果不能,就再喝一輪。」


他從來沒看過Thomas因為失戀而沮喪,以至於Thomas現在這副茫然呆滯,對什麼事都提不起勁的模樣,令Johnny少有的感到不知所措。



「也沒啥好談的。我想⋯⋯我想單身一陣子。」Thomas笑一笑,把檸檬水一口氣喝完,對那酸味微皺起眉。

『剛好,我也才分手不久。我陪你單身一陣子,別說我不在乎你。』Johnny展現出難得的體貼,Thomas卻不領情的哼了一聲:「我看你是終於把地球上願意忍受你的所有人都消耗光了吧?」

『屁,等我的人從北極都排到南極了。』Johnny噓了Thomas一聲,Thomas大笑起來,被Johnny拿抱枕砸了一頓。



那天是那個陰雨的冬日,好久以來的第一個晴天。


评论 ( 15 )
热度 ( 119 )
TOP

© 微糖抹茶舒芙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