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Stucky❤️ Hail Evanstan❤️
可逆不可拆黨
文風就像紅棗桂圓奶茶加布丁溫熱全糖!
談戀愛,不搞事💍
吃甜甜,過好年🍭
微博:微糖抹茶甜甜

【盾冬】看得到星星的地方-1

大綱:Steve的青梅竹馬Bucky終於回到他們一同長大的海島上。Steve一直在等他。


跨年假期去了海島,然後就一直想寫這個故事。

我終於要寫一對沒有私定終生,還有一方一直在逃跑的青梅竹馬盾冬了XDD

這是個浪漫的故事喔!(我覺得啦~)


====

Steve站在機場的圍牆外,看著小飛機逐漸降低高度,緩緩降落在停機坪上後,轉身快步走進了機場。


蘭蘇拉航空站是蘭蘇拉島上唯一的機場,只有一個起降道,來往島上與共和大陸的班機一天僅五個班次,一班次只乘坐二十人。夏天還好,冬天時島嶼風大,往往無法達到起降標準,常常連續數天沒有班機可以抵達。

早在Bucky的班機確認之後,Steve原本就有的天天查詢航空氣象的習慣更是變本加厲。這其實也是島嶼上常見的習慣,一旦有遊客問起某日的飛機究竟飛不飛,人人都能指著電視上或電腦上的氣象圖,鐵口錚錚地替他們預言一番。但Steve近日簡直像是著了魔一樣,明明知道一週後的氣象現在每隔一小時刷一次也不會有任何改變,遑論兩個月後,他還是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看著Bucky預定回到蘭蘇拉的那天。


而他現在就在自己眼前。



航空站非常小,停機坪一踏出來就是候機大廳。Steve站在最靠近停機坪的玻璃門前,透過那扇玻璃門望見Bucky從停機坪頂著風朝大廳的方向走來,風把他棕髮吹得凌亂不堪,Steve注意到他的頭髮比上次見面時長了不少,被風吹起時幾乎能擋住半張臉。Bucky伸手將不聽話的髮絲往耳後塞,他穿著長袖的上衣,左手掌戴著黑色的手套,讓Steve看不見那隻據說已經換成金屬義肢的手臂。

Steve抿了下唇,在玻璃門打開的那一刻,忍不住又往前踏了一步。



Bucky在撥了幾次頭髮後,終於失去耐性,從長褲口袋裡撈出一根髮圈,將一頭半長髮在腦後隨意紮成了一個鬆垮的包。太久沒回到蘭蘇拉,他幾乎忘記冬天的蘭蘇拉風力有多強勁。那夾雜著海水鹹氣的風猛地撲在他臉上,讓他感到簡直有些寸步難行。

直接到有些兇狠的「歡迎回家」,確確實實是他記憶中故鄉的模樣。


停機坪緊接著航空站的側門,旅客聚集在側門旁,等載著行李的小貨車停妥後,隨即迅速地領光了行李。Bucky慢吞吞的等所有人都離開後,才從車上拉下最後一只行李箱。

連接側門和候機大廳的通行道只有十公尺長,Bucky早就一眼看見那個熟悉的挺拔身影。

他的「近鄉情卻」。



他垂下頭,把視線放在地板指示通行的箭頭上,極力延後和那雙天藍色的眼睛相遇的時刻。



『Buck。』玻璃門一打開,人都還沒踏出來,Steve就出聲喊了他。Bucky抬起頭,似乎就要挨罵了一般鼓起了臉頰,腳步慢吞吞的,一步一蹭的朝Steve走了過去。

Steve抬起了眉毛,在Bucky終於走到他面前時才開口:『你這表情是什麼意思?』

「⋯⋯我覺得你好像要罵我。」Bucky遲疑了一下,還是老實承認。

『我為什麼要罵你?』Steve好枕以暇的盤起了手臂問。

「我半年前答應你要回到蘭蘇拉。」Bucky無奈的說:「我說⋯⋯馬上回來。」

『你的「馬上」總是拖得比別人久。』Steve沒再說什麼,伸手拉過Bucky的行李:『走吧,先回家再說。』



「你不生氣?」Bucky爬上貨車的另一側,還是覺得Steve的平靜反應令他心神不寧。

Steve發動引擎,扭轉方向盤,開出了航空站的停車場後,才說:『不是現在。』

「什麼意思?」Bucky沒聽懂,Steve瞄了他一眼,悠哉地解釋:『先記帳,Buck。我會告訴你什麼時候清償。』


無視Bucky的哀號和解釋,Steve踩下油門,加足馬力,沿著環島公路,往Rogers家的路上狂飆而去。



蘭蘇拉島位在共和大陸的東南方,蘭蘇拉族自從帝國時期就在此居住。地處邊陲又沒有戰略地位,使得帝國對蘭蘇拉島向來採取不聞不問的忽視態度,從而保住了蘭蘇拉島的天然美景,也讓蘭蘇拉族的特殊文化得以茂盛發展。這種相安無事的境況維持了近千年,直到帝國在一百年前進入共和時期,科技的發展和經濟的進步使得共和大陸與蘭蘇拉島的接觸快速增加,密集的聯繫為蘭蘇拉島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Rogers家世代都是蘭蘇拉島的權力核心,酋長金印在Rogers家代代相傳,即使在共和國實質接掌統治權之後,Rogers家仍然有其獨特地位。Steve Rogers是第三十七代的長子,三十六代的Rogers夫婦英年早逝,留下年僅三歲的獨子。Steve的祖母Olivia Rogers不僅獨自拉拔自己的幼孫長大,還同時養育了她遠房表妹的長孫——只比Steve大一歲,雙親和Steve父母死於同一場空難的James Buchanan Barnes。


蘭蘇拉族現存的族人數量不過四五千人,稍微拉一下關係就都是親戚。第三十代長女Katherine Rogers育有一對龍鳳胎,女孩嫁給了Barnes家,兩家住得近,一直都保持著緊密的互動。在那場悲劇的空難後,Olivia將Barnes家的遺孤接了過來,視為親生孩子,和自己的長孫一樣的撫育教導。Steve和Bucky在有記憶前就已經同食同寢,長大後也一同赴首都就學,直到兩人從警校畢業,Steve決定回島服務,Bucky卻在首都留了下來。




Bucky躺在房間的地板上,落地窗大開著,他閉上眼享受熟悉的海洋氣息。這裡是他和Steve童年的遊戲間,和海岸的直線距離不到三百公尺,他們有時會在這裡打地鋪睡覺,清晨的曙光會從海平線竄出來喚醒他們。如果難得遇到體弱多病的小Steve身體狀況好,Bucky甚至會拉著他一清早就往海裡跑。

海洋是蘭蘇拉人心靈的歸屬和撫慰,他在首都時曾經無數次望著海洋,想像自己的目光能夠落在海水上,漂流過漫長的距離,回到他日思夜想的Rogers大屋。


見到他魂縈夢牽的人。



『你睡著了?』

Bucky睜開眼睛時,Steve正蹲在他身邊俯視著他,Bucky搖搖頭坐起身,Steve伸手把他拉起來,另一隻手拋給他一頂安全帽:『先跟我去看奶奶吧,跟她說你回來了。』

Bucky若無其事地把手從Steve的掌心抽出來,雙手抱住安全帽,點了點頭。




Steve騎的還是那台Genuine Buddy,Bucky向來暱稱它「小Bubu」。在環島公路只有兩線道的蘭蘇拉島,Genuine Buddy不管要去哪都綽綽有餘。Steve出勤時有警車,若要載重物可以跟鄰居家的Sam借貨車,平常騎個小Bubu就可以全島暢行無阻了。Bucky一直喜歡騎機車時那種迎風的快感,但那是他自己騎的時候,坐在Steve車上則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Steve向來宣稱騎機車時,後座乘客一定要抱緊前座的騎士,手拉後面橫槓太危險。他絲毫不認為兩個大男人騎一台Genuine Buddy,乘客還緊摟著前方騎士的腰,是多詭異的畫面。


Bucky跟Steve爭取過很多遍,但如果會為了在意路人眼光而視Bucky安危於不顧,那也不會是Steve Rogers了。



Olivia和Steve的雙親葬在島嶼北方的斯蓋浦山頂,那裡有Rogers家的家族墓地,緊鄰著蘭蘇拉族的聖地斯蓋浦湖,Barnes家的家族墓地也在同座山的不遠處。

即使距離並不算遠,但在冬天迎著海風騎車終究算不上太舒服的事。Bucky忍不住側過臉貼著Steve的背,偷偷享受這個早就長得比他高比他壯的男人替他擋住狂風的安全感。


讓他偷偷懶惰一下,也許,再偷偷軟弱一點。



在感受到背上的重量和暖意時,Steve挺直了背脊,一句話也沒說。



====



Rogers家的小Bubu,

是不是超甜蜜呀啊哈哈哈哈哈~

评论 ( 13 )
热度 ( 116 )
TOP

© 微糖抹茶慕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