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Stucky❤️ Hail Evanstan❤️
可逆不可拆黨
文風就像紅棗桂圓奶茶加布丁溫熱全糖!
談戀愛,不搞事💍
吃甜甜,過好年🍭
微博:微糖抹茶甜甜

【盾冬】看得到星星的地方-2

大綱:Steve的青梅竹馬Bucky終於回到他們一同長大的海島上。Steve一直在等他。


說這個故事,想要一鼓作氣的連續日更。


Ch1

====

蘭蘇拉族的墓地從外觀上難以看出,他們沒有墓碑和墳,只有家族繼承人才能判斷出哪一塊樹林是自己的家族墓地。他們會為逝世的親人一人種一棵樹,逝者的骨灰就埋在樹下,只有伴侶的骨灰會合葬於同一棵樹。新的樹苗象徵人生的終結不過是生命的轉換,脫離了這身皮囊後,回到母親大地的懷抱裡,重新開啟下一段旅程。

Rogers家作為酋長的家族,墓林的位置在蘭蘇拉島最高的山頂上,是進入聖地斯蓋浦湖的必經之地,也意味著Rogers家是聖靈的選嗣,生時是蘭蘇拉族人的掌舵者,死後是蘭蘇拉聖靈的守護官。


Bucky跟著Steve穿過樹林,沿著那一條被踏出的小路往深山走。他們每年都會跟著Olivia前來掃墓,先到Rogers家墓地,再轉往Barnes家。只是以前帶路的是Olivia,Bucky只顧著牽好Steve,深怕他摔倒受傷。而現在作為Rogers家的繼承人,Steve成為了他的引路人。

Steve時不時會蹲下來查看某幾棵樹下的記號,確認他們是往正確的方向走。他帶著Bucky,一路走到一棵樹高只到兩人膝蓋的小樹,這棵樹Bucky很熟悉,是Steve祖父Albert Rogers的長眠之地。


如今Olivia也和她思念半生的丈夫共眠於此。



Bucky蹲下身,看見接近樹根處那個新刻上去的,象徵著夫妻合葬的記號,抑制不住的眼眶發酸。

如果說他從來不曾感受到身為孤兒的寂寞,對他視如己出的Olivia是最大的原因。而他出於對自身感情的逃避,畢業之後遲遲不願意回到蘭蘇拉島,別說未曾在她健在時承歡膝下,亦做不到在她病重時親侍湯水,甚至她人生的最後一段路,他卻在醫院的加護病房裡昏迷不醒,連最後一面都沒見到。


Bucky伸出手輕輕圈住小樹,閉上雙眼壓抑著嗚咽,卻克制不了顫抖。


Steve沈默地站在他背後不遠處,把和祖母這遲來的最後告別,完整的留給Bucky。




Bucky終究還是哭得雙眼發紅,Steve抓住他不停揉眼睛的手,從褲子後面的口袋裡抽出一張面紙,輕輕擦乾淨Bucky的臉頰。

Bucky抬頭望著Steve沈靜的面容,嗓音沙啞的說:「我好想她。」

Steve抿了抿唇:『⋯⋯她也很想你。』

「我很抱歉⋯⋯」Bucky才剛止住的眼淚因為Steve這句話又開始往下掉,Steve嘆了口氣,放棄再給Bucky擦眼淚,索性雙手圈住他,把人往懷裡帶,讓他的頭靠在自己胸口,一下下輕撫Bucky的背脊。


Bucky的手在Steve側腰處緊抓住他的上衣,兩人久違的親暱舉動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但哭得胸口絞痛的他,也沒有力氣再強迫自己偽裝或逃跑。

我的Steve啊⋯⋯Bucky的額頭抵著Steve心臟處,緊緊咬著下唇,對於自己胸腔裡翻滾的濃烈情感無所適從。距離再遠也稀釋不了任何事,Bucky第無數次感到筋疲力盡。


全世界沒有第二個人像你。



遠處鳩鳥的叫聲打破了樹林的寧靜,Bucky還靠著Steve不想動彈,反而是Steve先開口。



『你晚餐想吃什麼?』閒話家常般的話題讓Bucky忍不住笑了出來,他輕輕推開Steve,站直了身體問:「你要做菜?這麼久沒吃我做的飯,一點也不想念嗎?」

『你無法想像我有多想念。』Steve嘆氣:『只是你坐了一晚的火車,又等了半天的飛機,昨晚到現在都沒怎麼休息好吧?我擔心你累。』

「現在才三點,還足夠我睡一覺然後起來做飯,如果我們現在下山的話。」Bucky勾起唇角說,他仰起頭看著Steve,泡過淚水的湖綠色眼睛裡還有一點淚痕。


Steve忍不住伸手用拇指擦了下Bucky的眼角。

他好想吻Bucky的眼睛。



面對回望著他,一語不發的輕撫自己臉龐的Steve,讓Bucky有些茫然。他沒有制止Steve的動作,不過是眼神裡傳達出疑惑。最後Steve只是深吸口氣,沒再多說,拉了下Bucky的手臂,示意Bucky跟著他下山。




「我的床在哪?」Bucky跳下了車就往屋裡走,一邊走一邊問。Steve停好機車後跟在Bucky身後,慢斯條理的說:『在我們房間啊。』

Bucky猛地停下腳步,不可置信地回頭:「什麼意思?」

『你是太久沒回來,連自己睡哪都忘了?』Steve挑起眉反問:『我們家就三間房,一間是奶奶的房間,一間是我們兩個的房間,一間是我們的遊戲室。你還想睡哪?』

「我可以睡奶奶的床⋯⋯」Bucky嘟囔著說,Steve駁回了這個提議:『那不太好,奶奶的房間我還沒整理呢。這半年我太忙了,才想著等你回來我們可以討論看看要不要把家裡重新裝潢,但目前為止仍然是一團亂。』

「不然我在遊戲間睡也行!」Bucky提出新意見,Steve一臉贊同的點了點頭:『可以啊,那裡還放著幾個床墊。我們可以像小時候一樣把床墊鋪在地上,聊一整晚直到睡著,等太陽叫我們起床。』

「Steve⋯⋯」Bucky扁了扁嘴,Steve沒理他,越過他身邊,掏出鑰匙打開了門。


在Bucky擠過他身邊走進屋子時,Steve輕聲開口:『我不想再讓你逃避了。』



Bucky一如既往地在每次提到這件事時把他的話當耳邊風,他放棄了和Steve辯論,只揮了下手說要去睡了,便直直朝他們的臥室走去,隨即碰的一聲關上房門。Steve習以為常的聳了聳肩,連苦笑都省下了,反手帶上大門。




五點剛過,Steve放下手中剛看完的書,在沙發上伸了個懶腰,見到Bucky一臉睡眼惺忪地從臥室裡頂著一頭亂髮走出來,穿過客廳,要往廚房走去。


『Bucky!』Steve翻身趴在沙發背上問:『你要煮晚餐了嗎?』

「嗯。」剛起床的Bucky不喜歡講話,問答也都懶懶的。他蹲在冰箱前翻著,挑出一袋青菜和一袋肉,再拎了兩顆蛋;扭開流理台的水,拉下砧板,動作俐落的開始料理晚餐。



Steve難以自制的彎起嘴角。Bucky在暈黃燈光裡做菜的背影,是他每個獨自返家的夜晚,打開家門時最想看到的景象。

他想要這個景象不再只是一年中某幾天的特例。


评论 ( 9 )
热度 ( 87 )
TOP

© 微糖抹茶慕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