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糖天使戚風

Hail Stucky❤️ Hail Evanstan❤️
可逆不可拆黨
文風就像紅棗桂圓奶茶加布丁溫熱全糖!
談戀愛,不搞事💍
吃甜甜,過好年🍭
微博:微糖抹茶甜甜

【盾冬】看得到星星的地方-4

Summary:Steve的青梅竹馬Bucky終於回到他們一同長大的海島上。Steve一直在等他。


趕在今天結束前發文,我就還是日更的好孩子XD

嗯我覺得應該下一章就可以親親了(?


Ch1 Ch2 Ch3

====

在說了那麼一長串話之後,Steve便放任Bucky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裡,自顧自的拿著衣物進浴室去了。

Steve總是這樣,會在他提出質疑的時候一次次耐心解釋,包括那些他自己都承認是有些無理取鬧的問題。但Steve從來沒有逼他要在哪個時間點之前給出回應,似乎只要Bucky明瞭他的感情,也就夠了。

或許是他清楚知道,如果他以最後通牒的方式提出要求,Bucky無論心頭還有多少糾結,都一定會答應。


但Steve就是要他毫無疑問,心甘情願。


Bucky翻了個身,把臉埋進枕頭裡低語:「你這混蛋⋯⋯」

他一點也不懷疑自己對他的心意,所以竟顯得格外愜意。愜意到Bucky有時都忍不住生起悶氣,為這個人那種把自己牢牢握在掌心的自信。

偏偏他也剛好⋯⋯不想逃離。



Steve以為Bucky已經睡了,他在客廳吹乾頭髮後才躡手躡腳地走進房門。剛拉好棉被,還沒闔眼,Bucky輕輕喊了他一聲:「Steve。」

『我以為你睡了。』Steve也輕聲回話:『怎麼了?』

黑暗中Steve隱約可以看見Bucky翻到更靠近自己的那一側,說:「我想拉著你的手睡覺。」


他們從小就是睡在相鄰的兩張床上,雖然床鋪沒有相連,但距離其實頗近,近到甚至很難稱那距離是一條通道。

也不知道是從誰開始的,每當其中一人作惡夢,或是心情不好,另一個人便會伸手過去握著他,給他安慰,讓他別怕。久而久之,這動作已經變成一種習慣,漸漸找不出理由,有時候就只是想確定這個人是真的在自己身旁。


Steve伸出手握住Bucky的手,掌心出乎意料的冰涼感讓Steve知道Bucky伸出的是自己的金屬臂,奇異的觸感、好像怎麼握都暖不起來的溫度讓Steve心頭一沉。他挪了挪身子往Bucky的方向更靠近一點,放柔了語調說:『睡吧Bucky,我抓住你了。』



金窩銀窩都比不上自己的狗窩,還是自己家的床最好睡。Bucky也許真的是太累了,剩下的一天假日他除了被Steve叫起來吃飯以外,都裹在被子裡昏昏沈沈,恍惚中記得Steve進來好幾次,把手放在他額頭測他的體溫,確定他純粹是疲累而不是發燒,才放任他就這樣耗掉一整天。



星期一一大早,Steve準備好了早餐後才來把Bucky叫醒,用完餐後兩人一起出門上班。

這天是Bucky到蘭蘇拉分局到職的第一天,蘭蘇拉島因為曾經的長期自治,在地位上和首都一樣屬於市級,但「蘭蘇拉市」實在太小,全島也就一個分局,轄下一個派出所,而派出所只有三名警員,分局多一個。


蘭蘇拉分局的分局長是自分局設立以來,極少數本島出身的警官,Steve Rogers局長可說是蘭蘇拉的驕傲,深受蘭蘇拉居民的愛戴。上任第一天,新到任的警官Bucky Barnes便對這件事有了很深的體悟。


Steve帶著Bucky巡邏過全島,拜訪部落長老,和店家打招呼,同時一一Bucky叮嚀哪幾戶人家該注意什麼狀況,遇到問題時可以跟誰打聽。Bucky早知道Steve身為Rogers家的獨子,全島無人不曉,但是居民對他的熱情倒是大大出乎Bucky意料之外。

Steve一直對老人和小孩特別有耐心,家訪的時候遇到的老人都喜歡跟Steve閒話家常,小孩則愛拉著「Uncle Steve」看這個看那個。因為這些意料之外的閒聊,家訪時間被拖得很長,Bucky本來就需要盡快熟悉當地居民,因此並不在意。

除了一件事之外。


「是呀,是我姨婆親家那邊的大伯的外甥女的孫女的同學,她很喜歡蘭蘇拉,從大學起就每年夏天都來拜訪,我也算是看著她長大的,這個女孩真是好,又乖巧又聰明又漂亮,現在是小兒科醫師了,你看她多有愛心啊!」老奶奶一邊呵呵地笑著,一邊抖著手從信封裡拿出她珍藏不知道多久的相片,Steve只是點頭微笑,應和個兩句,順著老奶奶的意思接過那個小兒科醫師的聯絡方式,但是巧妙的略過了「一定會和對方聯絡」的承諾。

Bucky站在一旁,已經笑得有一點僵。這是Steve今天遇到的第三個想做媒的人了,到底在他不在的時候,有多少人在覬覦他家Steve?


所幸Steve對這些想幫他做媒的要求都已經拒絕得很熟練,除了收到好幾個陌生人的聯絡方式外,實際上什麼也沒答應。Bucky還在心裡暗自讚許Steve的「有所為有所不為」,下一個轉角立刻就面臨重大考驗。


「Steve!」一個金髮的小女孩揮著一封信蹦跳著朝Steve跑來,Steve蹲了下來,接住高興的撲進自己懷裡的小小身軀。

「Aunt Peggy寫信回來啦!她說下禮拜會回來看我們,還說順帶問你好喔!」女孩開心的說著,Steve的表情也跟著亮起來:『Peggy要回來了?』

這熟悉的名字令Bucky立刻警鈴大作,他還來不及推論這個Peggy是不是「那一個Peggy」時,Steve已經自動替他解答了:『Buck,你記得Peggy嗎?我們小學三年級時轉來的那個轉學生,國中就又轉走的,Peggy Carter?』

「記得。」Bucky答得有氣無力。


Peggy Carter在Bucky的童年裡可說是難得的夢魘,除了一來就搶走全年級第一的位置之外,她還順便「搶走」了「最常跟Steve在一起的人」的頭銜。

Bucky不甘不願地回想起,他曾經嫉妒到每週會去算這個禮拜Steve跟誰一起玩的時間比較多——他那時才十歲,這種幼稚情有可原吧?——雖然因為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的關係,Steve跟他相處的時間當然更長,可是若是扣掉洗澡睡覺這種一定要回家做的事情,Bucky深刻感覺到Steve的精力和時間都明顯被瓜分掉了。

連Peggy這個暱稱都是Steve告訴大家的,一開始大家只知道這個轉學生叫Elizabeth,是Steve糾正大家說「Peggy」才是Peggy本人希望大家喊的稱呼。


「萬幸」的是,Peggy在他們升上中學時轉回首都唸書,大幸中的不幸是,她跟Steve在那個網路還不發達的年代,居然靠著通信維持了聯絡。最令Bucky生氣的是,高一時Steve曾經脫口而出說:『Peggy是我最好的朋友。』

Bucky大概有一個禮拜沒跟Steve講話,連Olivia都發現到不對勁。



結束了疲累的上工第一天,Steve載著Bucky回家的路上,Bucky突然開口問:「你為什麼說Peggy是你最好的朋友?」

『她確實是啊!』Steve對這問題感到不知所以然:『Peggy真的幫了我很多忙,她真的是我非常好的朋友。』

「那我呢?」Bucky終於忍不住問了那個他糾結了十幾年的問題:「你從來沒說過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Steve沈默了很久沒回答。一直到家門口,他停好車,接過了Bucky的安全帽,看著Bucky明顯不悅的臉,無奈的說:『你不能以「你都沒試過」為理由一直推開我,又在我有可能有嘗試對象的時候和我生氣。』

「我沒有生氣,我只是不能接受我跟你一起長大一起生活二十幾年,居然連『最好的朋友』都不是。」Bucky冷著臉說:「這不是什麼苛刻的要求吧?」

『Buck。』Steve放下手中的安全帽,望著Bucky撇開的視線,將人一把拉入懷中。


感受到懷中人不想配合的僵硬身軀,Steve反而笑了出來,收緊了手臂:『我說「Peggy是我最好的朋友」時,早就已經很清楚地知道,我是沒辦法只跟你當朋友了。』

『無論你愛不愛我⋯⋯』Steve低下頭,用臉頰輕輕蹭著Bucky有些凌亂的頭髮:『我就是,沒辦法了。』


Bucky沒有答話。



過了很久,他才終於伸出手,難得的回抱住Steve。


评论(4)
热度(79)
©微糖天使戚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