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Stucky❤️ Hail Evanstan❤️
可逆不可拆黨
文風就像紅棗桂圓奶茶加布丁溫熱全糖!
談戀愛,不搞事💍
吃甜甜,過好年🍭
微博:微糖抹茶甜甜

【盾冬】愛樹人手札-1

Summary:Steve養著一株盆栽小樹精Bucky,Bucky示愛時會甜甜地說:「我要把你種在土裡❤️」


一個故事快要完結時我就忍不住想先開新坑⋯⋯

亂七八糟的現代童話,後期會有生子

希望你們不要嫌棄這故事太神經病😂


繁體版:AO3

====

养一盆碰碰香,对Steve来说,是一个不在规划中的小小意外。



布鲁克林城外有个小小的农场市集,每个周六周日都会有不少摊贩聚集,卖花卖草卖蔬果。 Steve偶尔假日闲着无聊,也会到那边去晃晃,买一点超市少见的新鲜蔬菜水果。

他是在距离门口最远的那个摊上,跟一个佝偻独坐的老婆婆,买下了这个小盆栽。


老婆婆满头银发,眼神却很清亮。和其他大声吆喝的摊商不同,她安静地坐在一旁有着软垫和靠背的木椅上,目光跟随着所有路过的人来来去去,似乎观察路人比贩售商品更令她感兴趣。 Steve从来没有养过盆栽,却不知不觉地被这个小摊所吸引。他驻足在摊位前,逐个盆栽看过,心里突然生出想买一盆盆栽带回家养的念头,但毫无概念,不知从何下手。



「你想买盆栽呀?」老婆婆开口问Steve,外表看起来已过耄耋之年的老人,声音却温柔和婉得如同刚迈入不惑之年的妇女。

Steve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但我没有养过⋯⋯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才好。 』

「喏,就那盆碰碰香吧,你右手边那盆,叶子方方圆圆的,对,就那盆。」老婆婆颔首,示意Steve把盆栽递过来。

Steve小心翼翼的端起那个不过他手掌大的盆栽,交到老婆婆手上,老婆婆轻轻揉了下叶片,没多久,Steve便闻到一股类似苹果味道的淡淡香气,从小树上散发出来。他惊奇地瞪大眼睛,问:『它是有香味的? 』

「是呀,你轻轻地揉它叶子,它害羞了,就会散发出香气。」老婆婆呵呵地笑着,在小树茎底靠近土壤的部分,摘下了一小株带着叶的梗收到手上,随后抬起头问:「你喜欢他吗?喜欢的话,算你两元就好。」



细细交代了照顾碰碰香的方法,老婆婆将小盆栽装入一个麻织的红色袋子后递给Steve,Steve接过袋子,道了谢后便转身离去。


望着Steve远去的背影,老婆婆勾起微笑,呢喃着说:「没想到你是这一批孩子中,『嫁』得最好的,小Bucky。」




Bucky一开始并没有打算要现身。其实他作为一个树精,生活是很简单的,每天太阳起来他就起来,等着Steve给他喂水,然后开始悠闲发呆的一天。他从来也没有觉得这日子有什么不对,直到老家派蝴蝶给他传了讯。


「啥?我还有什么传宗接代的任务?」Bucky瞪大了眼问,小白蝶拍了拍翅膀表示肯定:「你姥姥说这是所有树精的使命,况且Steve是姥姥亲自看中的人,她巴不得你快点给他生几个可爱的小树精。」

「哪有人类会想要跟小树精交配然后生出几株小树啊?姥姥疯了吗?」Bucky嗤之以鼻地说。

「那可难说。」小白蝶模仿着树精姥姥高深莫测的语气,显得特别滑稽。

「知道啦知道啦,你快去下一家授粉吧。」Bucky摇了摇树枝,把小白蝶赶回她的工作岗位。



要跟Steve⋯⋯那个啥,首先,得跟他真正见个面吧? Bucky在心中暗暗计画着两人的初遇,却觉得不管怎样都会是个荒谬的场景。


趁着Steve在书房作画时泡杯咖啡走进去自我介绍?趁着Steve的客厅看电视时从他背后吓他一跳?趁着Steve在厨房煮菜时替他摆好餐盘? Bucky怎么想都觉得没有一个方法可以万无一失,最后,他选了一个直接了当的方法。




工作了一天结束,Steve洗好澡从浴室里走出来,肩上还披着浴巾,蹲在电视前选今天想看的电影,突然一个小小的声音从他背后喊他:「Steve。」

Steve顿了下手上的动作,以为自己听岔了风声,他细耳凝听了两秒,没再听到什么,便又继续着挑选。

孰知,两秒后,那个喊他的声音居然加重了语气:「Steve!」


Steve一下子寒毛直竖,从来不怎么在意神灵鬼怪之类事物的他,也不由得感到背景发凉。他吸了口气,握紧了手中的碟片,慢慢地转过身来。



一个面貌俊秀的纤细少年,坐在他的窗台上晃荡着双脚,绿色的头发十分惹眼。一眨一眨的灵动棕眸,对上Steve的目光后立刻凝起笑意:「嗨,初次见面。」

Steve有大概一万句话想讲,却不知道从何开始。从小到大都口才灵便的Steve,难得的目瞪口呆了。他张着嘴巴又闭上,反覆数次后,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个问题:『你怎么不穿衣服? 』

「你没给我衣服啊!」Bucky无限委屈的说:「我只能化人形,但我不会变出衣服。」

『我⋯⋯』为什么他没衣服穿是自己的责任? Steve眼睛眨了又眨,好半晌后才又开口:『你想穿什么衣服? 』

「都好,我不介意,其实我不穿也行,最近不太冷。」Bucky不在意的耸了耸肩。

那怎么行? Steve快步走进房间,随手抓了件大衣出来,Bucky已经光着身子在他客厅里走来走去,一边以赞叹的口气说:「哇喔!原来地毯是这种触感,我看它毛茸茸的,还以为走在上面会很痒呢!这是什么植物做的啊?我都没摸过这么舒服的毛。」

Steve从Bucky背后给他披上大衣,Bucky身高只到Steve下巴,Steve的及膝大衣把Bucky整个人从肩膀到脚踝都裹得密密实实。



望着又摸起大衣并且频频惊叹的Bucky,Steve终于想到要问那个重要的问题:『你是谁啊?你怎么进来我家的? 』

「我住你家啊!」Bucky理所当然的说:「我叫Bucky,唇形科延命草属的小树精,有人叫我们绒毛香茶菜,比较绕口,但不准贪简单叫我碰碰香!」


喔,小树精啊,绒毛香茶菜啊⋯⋯Steve一边听一边点头,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他的小盆栽成精了? !





====

大家可以去搜尋一下碰碰香,

很可愛喔XDDDD

我都想養了XDDD

评论 ( 13 )
热度 ( 82 )
TOP

© 微糖抹茶舒芙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