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Stucky❤️ Hail Evanstan❤️
可逆不可拆黨
文風就像紅棗桂圓奶茶加布丁溫熱全糖!
談戀愛,不搞事💍
吃甜甜,過好年🍭
微博:微糖抹茶甜甜

【盾冬】瓦坎達婚禮顧問

Summary:他們早就該有這麼一場婚禮了。感謝瓦坎達。


經過我的深思熟慮,

我覺得盾冬兩人最有可能舉辦婚禮的時間就是在瓦坎達,

因為是一直到瓦坎達,他們才終於擁有了一段安寧的時光。

所以我寫了這篇。


禮服參考自Rwanda的傳統婚服,

類似這張

我覺得很美,而且剛好有紅色和藍色搭配XD

Bucky穿的禮服是長裙但沒那麼蓬(?

謝謝萎萎幫我找資料!


系列作品:

皇家美髮沙龍

農家托育中心

====

工商時間:【预售】【盾冬】小說本《你未曾离开的世界》by微糖

====

繁體版:AO3

====

有些事你不曾想过并不是因为不重要,而是太过重要却又太过自然,仿佛早在千万年前就已发生,已不需要强调或证明。

但终究有些事,你不能只是自己知道,还得告诉全世界。



「结婚?」Bucky停下进食的动作,被这个突然跳进对话中的词汇打得愣了一下。

「是啊,你们结婚了吗?我是说,已经登记了那种,毕竟婚姻是一种制度,要进入一种制度,总是需要一些手续。」Shuri说,她端起手中的碗站起身,伸手去拿汤锅旁的勺子:「你要再来一碗红菜汤吗?」

「谢谢,麻烦你了。」Bucky也跟着站起,渐渐习惯只靠单臂生活的他纵使已经能处理许多生活琐事,但一手持碗一手添汤还是属于他无法完成的那一部分。


他从冰柜出来后,九头蛇的洗脑清除疗程已经算是全部结束,但Shuri还是要他每隔两周到皇宫一趟,让她做一些基础的检查与确认,然后Shuri会邀他一起午餐。这顿午餐的参与人数不多,有时T’challa会加入,如果他能在繁忙的政务中找到一点空档;而Steve在瓦坎达的时间,他通常不会离开Bucky太远。

除此之外,常常只有他和Shuri两人。 Shuri总是让Bucky想起他的妹妹,聪明顽皮,有时候又非常温柔。



「我想应该还没有吧,如果你说的是经过政府机关程序登记的那种婚姻。」Bucky用汤匙搅拌了下他的汤,歪着头想了想:「自我回到Steve身边后,我们一直在战斗与逃亡,然后我们离开了美国。而在此之前,我们各自被冻了七十年,更久以前,两个男人是不能结婚的。」

「如果你们希望的话,瓦坎达是个合适的地点。」Shuri对Bucky眨了眨眼:「我们允许一切被豹神祝福的结合。」

「你觉得我们是吗?」Bucky微微勾起唇角,有些迟疑地问。

「当然,Bucky,也许你们的人生遇到过非常多的苦难,但终究你们都是被爱保护着的。」Shuri肯定的说,笑得露出了牙齿:「而且,我真的非常想要筹办一场婚礼。」


Bucky答应Shuri他会好好考虑,也会跟Steve仔细讨论。



Steve把脱下来的外套挂在门边的挂钩上时,Bucky坐在饭厅的桌边,等他一起用餐。


「你今天很准时的赶上了午餐。」Bucky笑着说,仰起头让Steve亲吻他的唇。

『我尽我所能,宝贝。 』Steve摸了下Bucky的脸颊,在Bucky身边坐下,拿起叉子准备大快朵颐时,Bucky的问句让Steve停下动作。

「Steve,你觉得我们该结婚吗?」

Steve挑起眉,点了点头:『早就该了。说真的,距离求婚过了七十年才终于愿意把结婚提上日程,你真的让我等了很久。 』

「等等?求婚?七十年?什么时候?」Bucky开始担心自己的记忆仍然太过残缺不齐,竟然连这么重要的事也没有想起。

『你说要陪我一辈子的时候。 』Steve抿起嘴,一脸诚恳:『记得吗? to the end of the line.』

Bucky用力的在Steve手臂上捶了一拳,他自己耳朵都红了:「我当时……我当时才不是这个意思。」

Steve按住被Bucky捶打的地方痛呼一声,好像有多疼似的,明知道这人只是在装可怜,Bucky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替他揉了揉刚刚自己捶打的地方,被Steve反手握住,拉到唇边轻轻吻过他的手背。

Bucky撇开视线不理睬他,Steve带着笑意开口说:『但是我对你说这句话的时候,确实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很快就昏迷了,来不及问你那个关键问句:Bucky,你愿意吗? 』

他抬起眼,望进Steve的瞳孔里。那双眼只在看着他时,才有最纯粹的笑意,最浓烈的眷恋,总是让被注视着的他忍不住想要微笑。


「当然,Steve。永远都是yes。」




意义上而言,结婚是大事,婚礼是小事。

实际上而言,结婚是小事,婚礼是大事。


Bucky对他们的婚礼顾问Mirona的第一印象就是干练。她穿着简单的牛仔裤和白衬衫,手里提着一个小包,带着大大的笑容对Bucky和Steve自我介绍她是瓦坎达首屈一指的婚礼顾问,瓦坎达最精采的婚礼都是她筹办的,随即立刻进入正题。 Mirona在Bucky的小屋桌上放下一个小巧的仪器,按了一下,仪器发出蓝色的光,在空中投影出五个选项,分别是礼服、场地、仪式、宾客与其他。


「首先,你们对仪式有什么要求吗?虔诚的天主教徒?无神论者?入境随俗?豪华?简单?狂野?保守?」Mirona一边说着一边点开她提到的那些选项,各种仪式的婚礼影片在空中播放,看得Steve和Bucky眼花撩乱。

「瓦坎达风格的婚礼也不错我想?」Bucky转头,不太确定的问:「挺特别的?」

Steve点点头:『会是很有独特意义的记忆,毕竟我们是在瓦坎达开启了新的未来。 』

「好,那礼服呢?瓦坎达很多新人穿西式礼服,或者你们想尝试非洲风情的?」Mirona拉开了投影衣柜的门,一套套形式各异,色彩缤粉的礼服出现在她们眼前, Steve还在一件件琢磨的时候,Bucky率先开口了:「我想要这件。」

他指着一套以白色为主色的礼服,左方是新郎礼服,米白色的长袍上绣着隐约的红色花纹,还搭配一条绯红色的长围巾,领口则是大红色的弧形花纹点缀着白色的小珍珠;右方则是新娘礼服,内搭的长衬裙是纯白色,上半身做成露肩的小马甲造型,外面罩上一件蓝底白花的蓬裙,长度一直包到脚踝,再搭上同样花色的大披巾。


还没等Mirona问,Bucky又补上一句话:「我想要穿右边这件,我喜欢这个设计,而且它的披巾刚好能包住我的左手。」他的目光从衣服上移开,落到Mirona和Steve的脸上,略带迟疑地问:「可以吗?我可以穿这件吗?」

『你可以穿所有你想穿的,Buck。 』Steve立刻说,他转头望着Mirona,语气坚定地说:『我们就选这件。 』

Mirona笑了起来,她对于Bucky的选择没有提出任何质疑,反而很开心的点点头:「Barnes先生的眼光很好,这颜色穿在您身上会非常美丽。」



他们的婚礼筹办只花了两个月,因为Steve和Bucky希望一切简单隆重就好。 Mirona带领的婚礼团队替两人把所有事情都打理得妥妥当当,场地就选在他们的木屋前,大湖畔,搭起两个大大的棚子,棚子下的长桌上准备了各式各样的餐点,除了瓦坎达的传统料理之外,也包含了美式甜点,和其他来自各国的精致美食。红毯从木屋前一路铺到湖边的鲜花拱门,拱门下是证婚的地点,瓦坎达的年轻国王答应作为他们许下终身承诺的见证人。

「我的荣幸,Cap。」T'challa在Steve询问他是否愿意为他和Bucky证婚时,爽快地一口答应:「即使经历了时间的阻隔与命运的捉弄,你们仍然证明了真爱的坚韧,令我感动。豹神在上,他会为你们的将来祝福。」


Shuri为Steve和Bucky设计了一套结婚礼服,她在Bucky选中的那套礼服上稍做修改,并为他打造了一组首饰。

「这可是振金做成的,」Shuri举起那条将要别在Bucky额前的挂饰,对着灯光打量,满意地笑着说:「绝对能让Rogers家代代相传个一千年没问题。」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殿下。」Bucky话还没说完,Shuri立刻转头瞪向他:「不是说好叫我Shuri吗?干吗又突然客套起来?」

「⋯⋯谢谢你,Shuri。你们为我和Steve做的,太多太多了。」




婚礼前三天,Steve风尘仆仆的赶回来,却在皇家御用机场就被T’challa的侍卫拦下。


「Rogers队长,陛下请您在婚礼前,暂时住在皇宫。已经为您准备好一间舒适的客房,请您随内务官前去。」

Steve皱起眉:『这是为什么? 』

「是习俗,Steve。」Shuri的声音从Steve背后传来,他转过头去,看见Shuri笑得一脸得意:「婚礼前三天,新人双方不能见面。我可不能让你提早看到Bucky穿礼服的样子。」


拗不过Shuri的坚持,Steve度过了生命中最难熬的三天。




当天早上,Steve几乎一整晚都没睡,婚礼安排在中午,但天才蒙蒙亮,他就离开了寝室,不安又兴奋的在皇宫花园里来回踱步。

Bucky熟悉的造型师Florence会亲自为Bucky打理,Steve这边则交给Florence工作室的另一名设计师Zalika。 Steve对自己的造型没什么意见,只是终于又刮掉胡子,修短了发,穿上为他量身打造的礼服,搭配了崭新的白色皮鞋。从镜子里打量自己时,这陌生却充满喜气的打扮,再度提醒Steve,今天是对他来说多重要的一天。


当Shuri打开了木屋的大门,Bucky从木屋里走出来,略带紧张的弯起嘴角,远远地望向Steve时,Steve感觉时间仿佛就此停滞。宇宙万物放弃色彩,寰宇星辰停止运转,世界的焦点聚集在这个朝向他走来的男人身上。

Bucky也刮了胡子,长度披肩的头发被整理成一个精致的包包头,露出了整张脸庞;银色的发饰在包包上缠了一圈,再延伸到额前,分裂成两细条,下面的细条上系着一颗椭圆的蓝宝石;蓝色的外裙裹住了Bucky的左臂,右臂是露在外面的,上臂和脖子都有着秀气的首饰,衬得佩戴首饰的人肌肤格外雪白。


婚宴喜气又热闹,Steve的战友们和Bucky在瓦坎达的邻居朋友都受邀前来,众人笑着闹着,享受这难得的欢乐时刻。 Steve的手从证婚仪式后就再也没离开过Bucky身上,他搂着Bucky的腰,亲吻他的额头,Bucky仰起头望着他,明显被化妆师额外强调过的大眼睛眨了又眨,眼里是无尽的欢愉。

仿佛他们从未经历过苦难和别离,他始终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大男孩。

是Steve Rogers此生唯一珍贵的宝藏。



「你觉得我选的这套衣服好看吗?」夜里,终于送走了所有宾客,Steve关紧门窗回到寝室,Bucky正坐在床边,试图解开他身上的所有首饰:「还有这些,我从没戴过这么多首饰,Shuri说这些首饰都有特殊意涵,是对新人的祝福与守护,他们帮我穿戴好之后我简直不敢看镜子⋯⋯Steve?别别别!!」

Steve二话不说,把Bucky从床边抱了起来放到床上,整个人压上去乱亲一通,Bucky被痒得大笑,一边试图推开Steve一边闪躲,最后还是软在Steve又深又重的亲吻里。


『你是我见过最美的新郎,Bucky。 』Steve虔诚的捧住Bucky的脸,跪在Bucky双腿间,俯身柔情蜜意的亲吻他的唇。

「就这么一天,我允许你说我是新娘。」Bucky右手搂着Steve的脖子,笑得眯起了眼:「我是⋯⋯是Steve Grant Rogers今生的新娘。」纵使只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话中的意涵仍让Bucky忍不住耳根发烫。

『是⋯⋯我的新娘,我的一生挚爱⋯⋯』Steve伸手解开蓝底白花的披巾,抚过Bucky白嫩的肩膀与前胸,绕到后方松开了小马甲的系带,将白色的衬裙整件拉下。


无论见过多少次,Bucky赤裸的模样仍然能令Steve呼吸急促,小腹发紧。


Steve解开自己的礼服扔到床下,和Bucky完全的肌肤相亲。 『James Buchanan Barnes……』他的吻从额头落下,呢喃着划过Bucky的鼻尖,到唇瓣:『你答应我了,无论贫富贵贱,生存或是死亡,永远不会与我分离……』

「Rogers.」Bucky小声地说,Steve抬起视线,Bucky望向他的双眼,又强调了一次:「是James Buchanan Rogers。」

Steve抿紧唇,一下子就红了眼眶。 Bucky撑起上半身,伸手碰上Steve的脸,拇指轻轻抚过他的脸颊:「我答应你了,无论此生或来世,天堂或地狱。」



我只去有你在的地方。


评论 ( 28 )
热度 ( 402 )
TOP

© 微糖抹茶慕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