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糖抹茶棉花糖

Hail Stucky❤️ Hail Evanstan❤️
可逆不可拆黨
談戀愛,不搞事💍
吃甜甜,過好年🍭
微博:微糖抹茶甜甜

【盾冬】年少夫夫-3

Steve觉得很奇怪,他和Bucky最近似乎正有着非常不适当也毫无意义的桃花运。

  

就在「Bucky被告白事件」的隔天中午,Steve和他在班上关系最密切的好友Natasha与Sam共进午餐。Natasha外表是个冷淡的红发美女,但有时候却会有着出人意料的冷幽默。如同今天,她突然问Steve有没有兴趣认识女孩?她手边有一长串的「想当Steve Rogers女友」名单。

  

『给我介绍女孩?不,谢了Nat,我不需要。』Steve简单的拒绝,匆匆的把碗里剩下的生菜沙拉都扫进口中,拿着盘子准备起身去上课。

「等等,Steve。」Natasha硬是拉住他的手臂要他坐下:「就一次?我们入学半年了,所有的大一生都疯狂的释放自己的荷尔蒙,期待着在大学里面来一场,或是三场四场五场刻骨铭心的恋爱,而你,入学第一学期就当选艺术学院票选的梦中情人——对了我听说你高中时也是被这么称呼——为什么如此的无动于衷?」

Steve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还以为这个事实很明显?

 

『我不需要因为我不是单身!我以为那个什么梦中情人的票选只是一个玩笑或什么的,我很感谢大家的错爱,但是我以为应该所有人都知道才是?』Steve在Natasha眼前举起左手:『我左手无名指一直都戴着婚戒不是吗?』

 

Sam目瞪口呆,Natasha难得的被震慑得一时想不出回答。

 

「Steve Rogers……..你是真的已婚?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一个,呃,装饰品或什么的?你知道?很多人都爱在手上戴一大堆戒指,虽然这种人戴的戒指确实应该更花俏一点例如有个骷髅头什么的而你的戒指很朴素..........」

『严格说起来是订婚,因为我们还没有正式举行婚礼也还没有登记,但我想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我不可能再和其他人结婚。』Steve认真的说。

  

从一个20岁的大男孩口中听到如此坚定的盟约似乎有点奇怪,但Steve Rogers就像有个97岁的老灵魂,他和这种誓言完美契合。

 

「那,你未婚妻,为什么我们从来没见过她?你们是異地戀?她也是大学生吗?」Sam提出问题。

 『未婚夫。』Steve纠正,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后面的问题,就被Sam打断了。

「你是gay?没有冒犯之意,我纯粹只是想确定自己有没有误会什么........」Sam说。今天午餐得到的讯息量实在太大,他担心自己的大脑处理器运转得不够迅速。

 

『我不知道,我也有可能是双性恋或泛性恋或.....』Steve耸耸肩:『有鉴于我人生至今只爱过一个人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都会是同一个人,我很难判定我有没有爱上其他性别的可能。』

 

综合以上的讯息,Natasha的结论是:Steve Rogers是一个在还没成年时就遇上初恋暨这辈子的挚爱并且在上大学前就已经被婚姻绑住的20岁青年。

 

听起来像是她曾祖那一辈的故事。

 

 

 

『然后,他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只是他在社会学院,在市中心的校区,所以我们没什么机会在学校里碰面。他三月初生日,他说想邀请一些朋友来家里聚餐,顺便也认识一下我的朋友。我本来打算那时候介绍你们认识的。』Steve说:『如果你们迫不及待想见他也是可以........』

「我们当然迫不及待。」Natasha立刻说:「什么时候?这周末可以吗?还是今天晚上?」

 

在Steve告知Bucky『我朋友想见你』之后,Bucky爽快的答应了今晚这突如其来的拜访,还主动表示要担任今天晚餐的大厨。Bucky开朗的个性很快就和Natasha与Sam打成一片,聊得热闹滚滚,话题从学校里的大小事、堆积如山的学期报告一直到校队的酸甜苦辣,排球校队的Natasha和Bucky简直一见如故,光是吐槽队友就能说上三天三夜。


 

「对了,Bucky,你能谈谈你和Steve的恋爱故事吗?你们到底几岁认识的?为什么这么早订婚?」憋了大半天的Sam在Steve到厨房冰箱取水果时,终于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他实在太好奇了,毕竟现代社会要找到上大学前就已经订婚的伴侣,屈指可数。

 

「几岁认识的啊?」Bucky想了想:「应该是他七岁我八岁。他们家搬到我家隔壁,他母亲带他来我家拜访,你别看他现在人高马大,他小时候又瘦又矮还百病缠身,三天两头发烧。他母亲在医院工作常常晚上也需要值班,我妈妈就把Steve带到我们家照顾,我童年里有大半回忆都在帮他换冰枕跟到医院拿药........」

 

Bucky的眼神转向朝着餐桌走来的Steve:「虽然身体这么差,但这小子又倔强又固执,打起架来都不知道要跑。我想这么个顽固的笨小孩,没有我看着怎么行?看着看着就爱上了吧?」


 

望著Steve对他挑眉,Bucky仰头让Steve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谁知道他进入青春期后突然迅速抽高,陪我去健身后练得比我还壮,让我既有种误上贼船的懊悔又有种识人太明的骄傲,好难抉择。」

『有什么好抉择的?你反正一直爱我就对了。』Steve轻描淡写的说,Bucky的笑容甜得让餐桌对面的Natasha和Sam感觉需要一副足以抵挡核子弹强光的遮光镜。

 

结束愉快的晚餐,送Natasha和Sam出门时,Bucky还邀请两人下次一起来看他校队的比赛。

 

「如果我们能进决赛的话。」收拾餐桌时Bucky说了这么一句话,一旁的Steve伸手搂住Bucky的肩膀,轻轻按了按。第一回合主场1比2的劣势让客场的第二回合格外艰难,大一就当上主力前锋的Bucky承担了大部分的压力,随着比赛日期接近,Bucky连觉也睡不好,常常半夜惊醒,同床共枕的Steve当然完全明白。

 

『比赛有太多不确定因素,而且这是团体运动,你不必要给自己心理负担太重。』Steve吻了吻Bucky的唇,『Buck,你就只要全力以赴就好。』

 

 

 

『我在看台上陪着你,别担心。』


评论(1)
热度(49)
©微糖抹茶棉花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