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糖抹茶棉花糖

Hail Stucky❤️ Hail Evanstan❤️
可逆不可拆黨
談戀愛,不搞事💍
吃甜甜,過好年🍭
微博:微糖抹茶甜甜

【盾冬】尋人啟事-4(End)

天哪我又填平了一個坑!

真心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已經洗心革面,成為一個負責的平坑手(?)了(自己覺得

非常感謝所有給評論的和催更的讀者大大們,

沒有你們就沒有完結文!

獻上無數的愛!❤️❤️❤️

希望你們喜歡這個故事^_^


順便說今天新下載了一個打字聲音的程式,

用打字機聲音寫文有種復古的快感XDDDDD


Ch1 Ch2 Ch3

====

清晨的太陽才微微探出頭,紐約的紅雀已經站上了街頭的電線桿,嘰嘰喳喳的大聲喧騰起來。




「昨天隊長帶著Bucky回到布魯克林啦!!!!」紅雀Yadier向整條街的鳥兒們宣告,街頭頓時沸騰了起來。


「真的?真的?昨天回來的嗎?」斑鳩Sinamon拍著翅膀飛到Yadier身邊,好奇的問。


「瓦坎達那邊的編織鳥不是上禮拜就傳來訊息說他們要回來了,怎麼到現在才回來?」另一隻班鳩Roro也跟著提出問題。


Yadier不耐煩的說:「哎呀,問題一個一個來好不好?首先,當然是真的,我親眼看見隊長和Bucky手牽著手一起走進上個月才有人來裝潢好的房子,隊長家隔壁的安卡拉貓Jupiter也說沒錯,那是他們的新家!然後,編織鳥可是一知道消息就馬上託非洲海鷗把消息傳過來,他們要從住了三年的瓦坎達回來,也要先收拾行李什麼的吧?哪有說回來就回來的。」


「太好了,Steve終於把Bucky帶回布魯克林了。」橙尾鴝鶯Setocilla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嗚嗚嗚,不枉費我們花了那麼多心力幫忙,嗚⋯⋯太好了⋯⋯」


一旁的Roro拎了片樹葉給Setocilla,她毫不客氣的把眼淚全糊在了葉面上。


「欸,我一直對於當年多特蒙德發生了什麼事很好奇,狗群那邊不是說他們肯定把Steve帶到Bucky面前了嗎?怎麼又拖了這麼久才回來?聽說中間還又去了布加勒斯特啊,柏林啊,一大堆地方,發生啥事了到底?」東藍鴝Zecosa插嘴問道。


「Bucky跑啦。」Sinamon回答:「我在多特蒙德的朋友們說的,他們說Bucky看見隊長後第一個反應就是轉身跑走,邊牧Collie說Bucky跑得可快啦,他四條腿都沒跟上,隊長追了他很長一段路,終究比不過Bucky早就熟門熟路的探測了多特蒙德的大街小巷,沒多久就被Bucky甩開了。查理王騎士犬Prince說他主人隔天就在門口收到一封解約信,附上了三倍的解約金。」


「可是又為什麼要跑呢?Steve好不容易找到他⋯⋯嗚⋯⋯」Setocilla的聲音還有點哽咽。


「我也不知道,人類的心思真複雜。」Sinamon搖了搖頭。


「反正現在回來了就好啦,Case resolved.」Yadier下了個明快的結論。




話題中心的Rogers家門口,一隻安卡拉貓正在探頭探腦。


「隊長還沒出門?他不是有晨跑的習慣嗎?」跟Jupiter相熟的,住在對街的米格魯Teaspoon路過時停下腳步。


「可能昨晚的運動量已經夠了,正在補眠吧。」Jupiter意味深長的笑了,在Rogers家伸伸懶腰,大聲的喵了一聲,踏著輕巧的腳步愉快地離去。


Teaspoon呆呆地望著Rogers家的大門,還在思考Jupiter口中的「運動」到底是什麼?




昨天主人們才正式入住的Rogers家還飄著一股新鮮的油漆味,房子已經頗有年齡,但風格正好符合兩位百歲老人的喜好,內部重新裝潢過後成為相當舒適的空間,Steve和Bucky都相當滿意。


時針已經指向了8,往常這個時間點早就晨跑回來吃完早餐,準備開始一天行動的Steve,今天到現在還被永遠都在賴床中的戀人纏在床上。




他完全心甘情願。




Steve睜開眼的第一件事總是先低頭去看懷中的人是不是真實的依偎在他身側。經歷過太多次從美夢中清醒的失落,與從惡夢中驚醒的折磨,現在能確實的碰觸到這人柔軟的棕髮,感受到他平穩的呼吸落在自己頸側,Steve每一次安下心來的同時都忍不住感謝所有讓美夢成真的人事物。




懷中的人動了動,Steve低聲喊了他的名字:『Bucky?你醒了嗎?』


「還沒⋯⋯」Bucky迷迷濛濛的說:「外面好吵⋯⋯又是鳥叫又是貓叫又是狗叫⋯⋯我們住在動物園旁邊嗎?」


『早上總是這樣子的啊,日行性動物都起得早。』Steve笑著吻了吻Bucky的髮。


「說到動物,」Bucky翻了個身,趴在Steve的胸口抬眼望著他說:「你記得嗎?當年你在多特蒙德找到我時,我身邊正纏著一隻熱情過頭的邊境牧羊犬。我在多特蒙德那幾天老是看到他,他也總是會跟我玩上好久,是一隻非常人來瘋的狗狗⋯⋯」



『事實上,是那隻狗帶我找到你的。』Steve說,Bucky睜大了眼:「真的?」



『嗯,我和Sam一出車站,那隻狗就撲上來咬我的褲管把我拉走,他帶我到那個市集,又大聲吠叫把我引到你身邊⋯⋯其實他不是那陣子唯一幫忙我的小動物,我之所以知道你在多特蒙德,也是因為有另一隻狗在我門前丟了一份報紙,暗示我你在那裡⋯⋯後來其實也有幾次我懷疑是小動物的通風報信,他們真的是用盡辦法告訴我你在哪個城市,可是你移動得太快了⋯⋯』Steve捧著Bucky的臉輕咬他的唇:『最後居然是Zemo的陷害讓我終於真的找到你,那些小動物們可能氣死了。』他笑著說。


「是這樣嗎?」太過懸疑了Bucky有點半信半疑:「可是⋯⋯那些小動物們為什麼要幫我們?」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們的愛感動了地球?』Steve故作思索的皺起眉,Bucky忍不住也笑了。




『不管怎樣我都全心全意地感謝他們,讓我知道你一直好好的,』Steve收緊了摟在Bucky腰側的雙手:『即使只見了你一眼,Bucky,就那一眼都足夠,足夠我再繼續熬過你不在身邊的每一天。』




真摯堅持的愛也許是地球所有生物唯一能共通的語言,真心渴求的事,另一個世界也會動容。


评论(10)
热度(58)
  1. 存文小仓库微糖抹茶棉花糖 转载了此文字
©微糖抹茶棉花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