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Stucky❤️ Hail Evanstan❤️
可逆不可拆黨
文風就像紅棗桂圓奶茶加布丁溫熱全糖!
談戀愛,不搞事💍
吃甜甜,過好年🍭
微博:微糖抹茶甜甜

復仇梗:三選一

今天突然有個腦洞想寫一個復仇梗,

但想了半天卻發現有三對cp都很適合,

當然會發展出完全不一樣的風味,

我無法決定哪個風味最佳,乾脆寫出楔子讓大家品嚐品嚐,

希望大家踴躍投票覺得最適合的一對....

沒辦法三篇都寫因為梗太像啦XDDDD


分別是Evanstan/火TJ/盾冬。


====

拥有华丽装潢的大厅乍看之下金碧辉煌,然而只要稍加注目,便能察觉一处又一处因为无心照料而造成的斑驳痕迹。已经多年无人问津的城堡,今日竟难得的人声鼎沸。

吼叫、怒骂、讽刺、哭嚎,这些高亢的嗓音底下是更难入耳的卑劣人心。


他缓步走在那长长的走廊上,嘴角忍不住泛起笑意。他已许久未曾想起的甜蜜回忆随着他的脚步落下一一浮现,无论是和那人笑闹的童年或是热恋的少年,点点滴滴都是他舍不得遗忘的宝藏。这些宝藏被迫蒙尘了十年,今天是他重拾过往的美好日子。

他为这天也准备了十年。



1. Evanstan

「如果你们是来致哀的话,气氛好像不太对呢。」Sebastian推开大门,优雅的走进大厅,一队武装人员跟在他身后,训练有素的迅速散开位置。

大厅内的人因为看见他震惊了一秒,随后是更加吵杂的七嘴八舌,Sebastian没有细听那些话的内容,他只是举起了一张纸,上面大而清楚的用印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不可置信地盯着Sebastian。

「我想大家都知道这张遗嘱内容是什么,作为Evans家的直系嫡子,Christopher Robert Evans是凯特斯堡的唯一继承人,继承范围包含城堡本身及其附属圈地。」Sebastian一个字一个字清楚的说:「而作为Chris Evans的配偶与监护人,凯特斯堡自Katherine Elizabeth Evans咽气的那一刻起,全权归我管理。」


「喔,我并不在乎你们的威胁或谩骂,说真的。」望着厅内所有人的反应,Sebastian倒是甜甜的笑了起来,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说的话能让他的情绪有所波动,可惜这个人已经十年未曾开口了。

「你们的——说好听点,未来人生规划,抱歉,我也无能为力。」他绕着那宽广的圆桌走,这里曾经是他和他心爱的丈夫度过无数个用餐时间的美好场所,景物依旧人事全非的刺痛让Sebastian说出的每句话都带着狠戾:「如我刚刚所说的,大宅已经归我全权管理。我担心我一个人无法妥善的照顾好这座房子,所以我请了一些人协助我,处理私闯『民宅』的不速之客。」


随着Sebastian的话声落下,原先安静站在门口的那十个人纷纷动作,整齐划一的上膛声听来令人忍不住背脊发寒。

「我很希望将来见面还能笑着和大家打声招呼,所以,还是麻烦大家移步吧。」Sebastian对一名梳着发髻的银发中年妇女说:「Katrina,你是大姐,何不以身作则?」



把所有人的骂声都关在大门外之后,Sebastian走上城堡的顶端,由上往下俯瞰这一片广阔的庄园,他度过人生最幸福的十五年的处所,深吸一口气。

亲爱的Chris,我们回来了。



2. 火TJ

「我数到十,全部给我滚。」一阵突如其来的烈火烧开了大门,厅内众人纷纷尖叫,Johnny若无其事地穿过火焰,瞪着厅内的人,开始倒数:「十、九⋯ ⋯」


面对厅内几位老人的质疑,Johnny不耐烦地举起一张纸:「我想大家都知道这张遗嘱内容是什么,作为Hammond家的直系嫡子,Thomas James Hammond是凯特斯堡的唯一继承人,继承范围包含城堡本身及其附属圈地。」Johnny一个字一个字清楚的说:「而作为TJ的配偶与监护人,凯特斯堡自Katherine Elizabeth Hammond咽气的那一刻起,全权归我管理。」


一位着红衣的中年男子还想开口,他才说了一个字,身上的裤管立刻起火并且迅速蔓延,他身边的人纷纷跳开,看着男子狼狈的在地上打滚,Johnny翻了个白眼:「根本不烫,少在那边演戏。这只是小小警告,当然,我就是针对你,Mr. Peter Hammond,不谢。」望着厅内所有人的反应,Johnny感觉自己的怒气值直直往上,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说的话能在这种时刻让他的情绪有所缓和,可惜这个人已经十年未曾开口了。

「你们的未来人生规划干我屁事?」他绕着那宽广的圆桌走,这里曾经是他和他心爱的丈夫度过无数个用餐时间的美好场所,景物依旧人事全非的刺痛让Johnny说出的每句话都带着狠戾:「如我刚刚所说的,大宅已经归我全权管理。你们都是私闯『民宅』的不速之客,给你们十秒已经算是很仁慈了。」


随着Johnny的话声落下,火焰开始沿着众人站立或靠坐的区域蔓延,只为他们留下通往出口的一小个缺口,「若不是担心火烧太旺麻烦,我连这个出口都不会留。」Johnny对一名梳着发髻的银发中年妇女说:「不怕死?要不要试试看?」



把所有人的骂声都关在大门外之后,Johnny走上城堡的顶端,由上往下俯瞰这一片广阔的庄园,他度过人生最幸福的十五年的处所,深吸一口气。

亲爱的Tommy,我们回来了。




3. 盾冬

「出去吧。」Steve推开大厅门的动作吸引了所有人惊疑的目光,他只是稳稳地站在那里,语调甚至没有一点拔高。 「你们未曾受邀来此。」


面对厅内几位老人的质疑,Steve举起一张纸,简单的说:「我想大家都知道这张遗嘱内容是什么,作为Barnes家的直系嫡子,James Buchana Barnes是凯特斯堡的唯一继承人,继承范围包含城堡本身及其附属圈地。」Steve一个字一个字清楚的说:「而作为Bucky的配偶与监护人,凯特斯堡自Katherine Elizabeth Barnes咽气的那一刻起,全权归我管理。 」


一位着红衣的中年男子还想开口,他才说了一个字,Steve的眼神望过去,他莫名的感到背脊发凉,半晌接不下话。望着厅内所有人的反应,Steve感觉自己的不耐烦逐渐增加,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说的话能在这种时刻让他的情绪有所缓和,可惜这个人已经十年未曾开口了。

「你们的未来人生规划,是你们的事。凯特斯堡从来不属于你们,是你们觊觎自己不应拥有的物品而导致一切的灾难。」他绕着那宽广的圆桌走,这里曾经是他和他心爱的丈夫度过无数个用餐时间的美好场所,景物依旧人事全非的刺痛让Steve说出的每句话都渐渐带着狠戾:「如我刚刚所说的,大宅已经归我全权管理。你们都是私闯『民宅』的不速之客,若不立刻离开,我不会手下留情。」


随着Steve的话声落下,一队武装人员出现在厅门,整齐划一的上膛声听来令人忍不住颤抖。 Steve望向一名梳着发髻的银发中年妇女说:「Katrina,你是大姐,先请吧。」



把所有人的骂声都关在大门外之后,Steve走上城堡的顶端,由上往下俯瞰这一片广阔的庄园,他度过人生最幸福的十五年的处所,深吸一口气。

亲爱的Bucky,我们回来了。


评论 ( 33 )
热度 ( 35 )
TOP

© 微糖抹茶慕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