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Stucky❤️ Hail Evanstan❤️
可逆不可拆黨
文風就像紅棗桂圓奶茶加布丁溫熱全糖!
談戀愛,不搞事💍
吃甜甜,過好年🍭
微博:微糖抹茶甜甜

【盾冬】歸心-3

Summary:精英痴汉盾x害羞人妻冬!Steve回到家乡评估自己家旅馆的收购案,终于见到了他从来没见过的「未婚夫」。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介紹一下Rogers家與塔奇旅館。

在做環境探查時,有人告訴Steve一個眾所皆知的小秘密。


Ch1 Ch2

====

繁體版:AO3

====

塔奇山并不是一座高耸的山,它隶属于萨罗山脉的一部分,海拔546公尺,山势平缓,冬天偶尔会降下小雪,夏天时气候凉爽,春天与秋天各有不同的花卉盛开,又有冷泉与温泉同存,一年四季都能游览的美景,招揽了不少游客。

在很久很久以前,塔奇山整座山都是Rogers家的。塔奇山最大的温泉潭就在塔奇旅馆西侧的山坳里,传说温冷共存的泉水,对治愈肌肤、骨骼、肌肉的顽疾有奇效,许多人到塔奇山就是为了泡一泡这座温泉,塔奇旅馆很自然地成为他们最理想的借宿地。所以Rogers家每一代都有人负责经营这座旅馆,至今已经超过百年,原先完全属于他们的土地,有些在困难时变卖了,有些被征收重划,现在还为Rogers家所拥有的,只剩坡度较缓的西侧与一整面陡峭悬崖的山南。


西侧有平地也有梯田,一栋栋平房沿着铺好的柏油路散布。早上九点,大部分人都在忙着农活或家事,Steve把平板电脑塞进后背包,手里拿着地图和手机,按照Bucky预先替他画好的路线,开始一整天的探勘行程。



或许是因为Rogers家长久以来和旅馆业密不可分的关系,对这行业的热情与兴趣也一直存在Steve血液里。即使他根本一天也没有在塔奇旅馆工作过,大学时Steve却选择了酒店管理作为专业,并且从此一头栽进这个领域。

从大四暑假的实习起算,Steve在沐桑酒店集团已经待了七年,还不到三十岁的他却晋升得很快,现在已经在直属于执行长的行销团队里,如果这次的收购案能有突破性的进展,对他的职业生涯绝对是一记有力的功勋。


沐桑集团过往的据点都以大城市为主,走的是豪华星级酒店路线,近年来执行长打算扩展设点范围,往山岭乡村开发,并希望先找到当地具有经验的老式旅馆业者合作,家里有百年旅馆基业的Steve当然是负责这项计划的第一人选。

Steve和他的父亲谈过,Joseph Rogers虽然是塔奇旅馆现在名义上的负责人,但自从老Rogers夫人过世后,塔奇旅馆一直是Bucky全权处理,让Bucky未来接手塔奇旅馆,这也是老Rogers夫人生前的栽培与计划。 Joseph和妻子Sara几年前就退休了,将Bucky视如己出的两人对这安排毫无异议。


非连锁型的旅馆在经营上本就很花力气,更何况塔奇山近年来又兴起一波旅游热,重新整修扩地的塔奇旅馆客流量越来越大,传统经营模式渐显吃力。 Steve和Bucky通e-mail的过程很短暂,Bucky说他对任何合作都保持开放态度,但希望有兴趣的投资方或买家能亲自来一趟,好好理解塔奇山与塔奇旅馆。



Steve光是把西侧的农地聚落绕过一遍就已经花了半天,接近中午时,他找了一个树荫坐下来,在树下打开Bucky替他准备的简便午餐,准备好好享用,储备下午要走一遍西侧转山南那条陡坡的体力。



「小伙子一个人来玩啊?」

一个老婆婆的声音在Steve前面响起,Steve赶紧吞下口中的食物,抬起头对老人家一笑:『我来工作的。 』

「工作?啥工作啊?」拄着拐杖的老婆婆似乎对他很有兴趣,Steve简单的回答了:『我是Rogers家的Steven,很久没回来了,想要重新看一次塔奇山。 』

听到他是Rogers家的Steven,老婆婆忽然眼睛一亮:「是Rogers家那个身体不好的小儿子吗?你长得这么高这么壮啦?真好真好,果然积善之家有余庆啊⋯⋯ 」

Steve没明白老婆婆言下之意,只是对她礼貌一笑,老婆婆又问:「你有个哥哥对吗?塔奇旅馆都是他在打理的。」

哥哥? Steve愣了一下才知道老婆婆指的是Bucky,点了点头说:『有的。 』

「你哥哥,他真是个好人,善心人啊!」老婆婆似乎有些激动,她对西侧的平房指指点点的,告诉Steve:「这里的土地都是Rogers家的,我们跟Rogers家承租了很久,现在住的都是老人了。Bucky接手之后,不但没有涨房租,甚至降得更低,只是意思意思收一点钱而已。我们屋子若有个什么问题,不管何时去打扰他,他永远都很亲切很温柔地帮我们想办法。你不知道喔,多少人想把自己孩子介绍给他啊!这么好的对象,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真的? 』Steve微微皱起眉,老婆婆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可惜他不肯啊,他每次都说他心里有人,早就订亲的了,但我可从来没看过他订亲的对象⋯⋯哎呀既然是你哥哥,你肯定知道!他真的订了吗?怎么还不结婚啊?」

『真的订了! 」Steve脱口而出,语气却十分肯定:『很快就要结了,到时候再请大家赏光喝喜酒。 』



告别了老婆婆之后,老婆婆的话却一直在Steve心里盘旋不去。 Bucky说他心里有人,到底是不是自己?如果是的话,是不是有个什么缘由,完全消失在Steve脑海里了?



直到他从山南的登顶小径走下来,Steve都还在心里思考这件事,却一直没理出一个头绪。


天色已经暗了,Steve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小心翼翼地踩着阶梯往下走,才下了两个陡坡,他就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拎着大手电筒,站在坡下仰望着他。

『Bucky? 』Steve又惊又喜,三步并作两步跑向那身影,一把将人搂进怀里,吻了吻他的发顶:『你来接我? 』

「我担心你忘了带大手电筒,只有手机的光源不够亮。」Bucky抬起头,还不太习惯这样突如其来的亲密,让他脸颊有些泛红:「要回家了吗?」

Steve点了点头,接过大手电筒,牵住Bucky的手,两人缓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晚餐是香蒜芦笋鲑鱼贝壳面和花椰菜毛豆浓汤,Bucky一边吃一边告诉Steve,明天是一周两次山下运海鲜上来的日子,他打算熬一锅干贝鲜虾鲈鱼汤,再烤个小羊排,问Steve有没有想配什么甜点?


『都好,你煮什么我都喜欢。真的! 』Steve一边大快朵颐一边说,Bucky做的菜是他吃过最好吃的菜,五星级酒店的餐厅主厨也欠缺的细致家常口感,正好符合Steve向来的爱好。

Bucky看起来非常开心,笑得眼睛弯弯,流泄出无限的甜蜜。若不是Steve嘴里塞满了贝壳面,他又想吻他了。



在吃饭后甜点樱桃晶冻杏仁蛋糕时,Steve忍不住把想了一天的问题问出口:『有人告诉我,你拒绝了很多人,告诉他们你心里有一个人而且早就订婚了。那个人⋯⋯是我吗? 』Steve自己都觉得这个问题很厚脸皮,Bucky却回答得毫不犹豫。

「是你。」

Steve愣了一下,立刻抬起头望向Bucky:『为什么? 』

「你想得起来就知道为什么,想不起来也不重要。」Bucky微微一笑,收走了Steve手里的餐盘:「如果你真的能像你早上自己说的那样,在『好喜欢好喜欢Bucky』的坑里越掉越深,以前发生的事,也没什么好挖的了。」把Steve早上说的话复述了一遍,让Bucky的笑意更深。他瞟了眼还在拼命思考的Steve,转身走进厨房。


过去不过是回忆,我更想要你的未来。




=======

关于Steve到底是不是很流氓的小番外:



有很多人都说Steve臭流氓,Bucky你觉得呢?


「他不是。」Bucky很肯定的给了答案,原本有些沮丧的Steve抬起了头,高兴地问:『真的吗?你也觉得我不是对不对? 』

「嗯,我不准别人说你。」Bucky把Steve折好的衣服揣进怀里,扶着腰从沙发上站起来,在经过Steve身边时,Steve护着Bucky的肚子让Bucky弯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Bucky唇角流露出甜甜的笑意,说:「只有我可以说你。臭流氓!」


====

★點擊「歸心」tag看連載喔!

评论 ( 70 )
热度 ( 753 )
TOP

© 微糖抹茶慕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