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Stucky❤️ Hail Evanstan❤️
可逆不可拆黨
文風就像紅棗桂圓奶茶加布丁溫熱全糖!
談戀愛,不搞事💍
吃甜甜,過好年🍭
微博:微糖抹茶甜甜

【盾冬】歸心-12

Summary:精英痴汉盾x害羞人妻冬!Steve回到家乡评估自己家旅馆的收购案,终于见到了他从来没见过的未婚夫。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本章進度:結婚許可登記與Bucky身世解謎。


明天可能停更一次或更《緋聞進行式》唷~


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Ch8 Ch9 Ch10 Ch11

====

繁體版:AO3

====

挂了电话后,Steve又匆匆赶回Bucky身边。休息了好一会儿的Bucky气色好了一些,他睁开眼看Steve,问:「妈妈说什么?」

『没什么,叮咛我好好照顾你,说了很多要注意的事情。 』Steve见Bucky想起身,连忙伸手扶他坐稳,他自己却跪在地毯上没有站起来,Bucky有些疑惑地低头望着他:「你干么跪着?坐过来抱我嘛!」

『Buck,我在想⋯⋯』Steve抓住Bucky的手,和他自己的手十指交扣,抵在自己胸前,深吸了一口气,说:『我们下午就去办结婚登记好吗? 』


Bucky呆呆的看着Steve,双唇微张,好像一下子无法理解Steve在说什么,Steve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他本来只是要当成一个小礼物送Bucky的简单戒指:『这不是我准备的订婚戒,因为我连求婚都还在规划阶段,好多好多事要做,好多好多细节要想,我在画一个好大好大的梦,想给我的宝贝一个大大大惊喜⋯⋯我本来只是想送你个小礼物,标示着我们已经把彼此扣住了,可是你肚子里的小家伙来得太快,我只好把本来规划在婚礼前才要做的事提到最前,让这个小礼物暂时承担求婚戒的功能。 』Steve笑了笑,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Buck,我大概是个非常老派的人,时至今日,我仍然常被旧日那种,omega如果没有和绑定他的alpha完成婚姻登记,他和他们的孩子都完全不被法律保障的梦魇所困。即使知道现代社会的法制已经不同以往,我还是想尽我所能地让你、让你们,都在最安全的环境下,所有我可以预先排除的危险,都距离你千万里远。 』他垂下头吻了一下Bucky的指节,又抬起头看着似乎已经要落泪,眼眶晕红的Bucky:『我发誓我会一辈子保护你,从所有最可能到最不可能的风险中,都保护你。我想要你无论在不在我身边,都最快乐最安心,做你所有喜欢的想做的一切,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有可能伤害你,又因为有我对你的爱,你也是最自由最自在的人。 』


他撑起身想去擦Bucky的眼泪,却因为那掉得太快太急,怎么也擦不尽,Steve只好把Bucky抱进怀里,让自己的上衣去承接他的泪水。他一边吻着Bucky的发顶,一边说:『所以⋯⋯James Buchanan Rogers,请你嫁给我。 』

「我要⋯⋯我要⋯⋯」Bucky越是想止住眼泪,越是哭得泣不成声,只能断断续续的说:「Steve⋯⋯我要嫁给你。」



得到了Bucky的允诺后,Steve立刻动手预约了下午的结婚登记。塔奇山居民少,结婚登记的人更少,但却意外的快速,当天登记可以当天取证。午餐时Bucky还不太舒服,Steve依照Bucky的指示,用早上他熬的干贝综合菇玉米浓汤配奶油培根可颂打发了午餐,随即备好证件带Bucky出门。

到镇上的路程不过三十分钟,Steve在山路上尽量放慢了车速,Bucky却还是在路途中又吐了一次,Steve扶他下车时,他脸色还有些发白。

『登记完我带你去药局看看孕吐该怎么办,有没有什么能纾缓症状的药物。 』Steve轻抚着Bucky的背舒缓他的干呕,同时在心里开始思考Bucky怀孕过程的就医问题。塔奇山没有专业的妇产科,最近的城镇开车最快也要两小时,也许干脆带Bucky去纽约住一段时间是最好的办法?

Bucky点点头,深呼吸了几次,反胃的感觉稍微减轻了些,他才搂住Steve的腰,让Steve揽着他走进登记处。



他们是下午时段唯一一对登记的新人,可能甚至是一整周甚至一整个月在塔奇山办理结婚登记的唯一一对新人,办事员即使只是用普通的速度处理他们的申请,他们也在两个小时内得到了结婚许可,只要一年内进行公证程序,两人就成为合法配偶。

等待登记进行的过程中,Bucky有些恹恹的,Steve的注意力几乎都在Bucky身上,偶尔才分出一点心思去看办事员有没有什么需要他们配合的。他们坐在等待处的长椅上,Steve让Bucky斜倚在怀里,想了想对他说:『Bucky,我在想⋯⋯也许在你怀孕初期,还不稳定的时候,我带你去纽约住一阵子好吗? 』

话才说完,Steve能感受到怀中的人立刻就变得僵硬,赶在Bucky反对前,Steve赶紧补充:『我是担心医疗问题。你也知道,怀孕初期不是那么稳定,可以就近就医很重要,如果你有哪里不舒服,医师也能掌握状况和治疗的办法。塔奇山没有妇产科,只有一间小小的诊所,处理居民小感冒或简单外伤之类的问题,塔奇镇从我们家开车过去至少要两个小时,镇上的医疗资源也没有纽约好。爸爸妈妈也在纽约,我去上班时可以请他们来家里陪你,如果你不喜欢纽约,等你状况稳定了,我们就回来,这样好不好? 』

Bucky转头望着Steve,鼓起脸颊:「想说不好,可是⋯⋯你说得有道理。」

Steve一下下啄吻着Bucky的唇,试图安慰他因为想到要去纽约而明显的低落:『我会尽量陪着你,也会跟公司申请在家工作,为之后长住塔奇山做准备,好吗? 』

「如果你被拒绝了也没关系,」Bucky认真的说:「我可以养你和宝宝的。」

Steve笑了起来:『是,我知道我的Bucky最优秀了。如果我找不到可以让我长住塔奇山的工作,我就学着当家庭主夫,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多多指教了。 』



取得结婚许可后,Steve和Bucky绕去药局咨询了药师,在药师指示下买了可以减轻孕吐症状的维他命B6,顺便在药局隔壁的亚洲餐厅买了清淡的汤面和熬得软烂的白粥。

「我不知道今天有没有办法做晚餐,」Bucky不太开心的说,一面走一面大力晃着他和Steve紧紧牵着的手,表达对预期中不能煮饭的失望:「先吃外面餐厅的食物顶着吧。」



回程的路上Bucky睡着了,一路安稳的睡到了家都没有醒。 Steve下车去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蹲在座椅旁,心疼的发现Bucky眼下有淡淡的青影,可能这两天都被孕吐折磨得夜里也睡不好,现在好不容易睡沉了, Steve不想把他叫醒。

他轻轻解开Bucky的安全带,把Bucky的双手绕到自己脖子上,微一使劲,就将人背了起来。


「Steve⋯⋯?」Bucky迷迷茫茫的挣扎了一下,Steve赶紧出声安抚他:『没事,我背你回房间,你安心睡。 』

闻言,Bucky迟疑了一会儿,发现Steve背着他依然走得很稳,才慢慢趴回Steve的背上。


好像他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完全的安心感,像在被太阳晒得暖呼呼的沙滩上,又像在厚得软绵绵的草原上。 Steve是他的沙滩、他的草原、他的地心引力,他不会再漂浮了,永远有人稳稳的拉住他,再也不怕自己会无所适从得像是脱离大气层,失去他的阳光、空气、水。



Steve把Bucky小心地放在床上,见他翻滚了一下又睡着了,他给Bucky拉好了被,确定室内空调的温度刚刚好,在Bucky柔嫩的脸颊上落了几个吻,才轻手轻脚地离开房间。


买好的晚餐都放进锅子里之后,Steve抓紧时间打了电话。 Sara接起电话,先问了Bucky的情况,Steve说了结婚登记的事,也说了他打算带Bucky回纽约做初期产检,Sara深表赞同。母子俩针对Bucky到纽约的事情进行了简单的谈话,确认了初步的安排,Sara才把话带入正题:「我让你在Bucky睡着后打电话给我,是认为你既然把Bucky当成终身伴侣了,以后你们就是彼此最亲密最能依靠的人。有些事情Bucky不一定记得,当然他最好忘记,但这些事情影响他很深,甚至影响到他的个性。他讨厌人群、恐惧城市、害怕陌生的地方,连大学都是采取函授的方式取得的学位,本来以Bucky的资质,他能到很好的学校念书的⋯⋯这些都与他的身世有关,在我们领养Bucky前,他几乎没有受到什么照顾,甚至遭到对于不到五岁的幼童很不合宜的对待。」


「Bucky的身世是我们领养他的那间育幼院院长透露的,他的生父只有留给他一个名字,除此之外我们毫无线索,生母是东欧人,我们猜测她在故乡应该不太宽裕,到美国找工作也不顺利,流浪的途中遇到了Bucky的生父,怀了Bucky但两人却没有结婚,甚至断了联系。他的生母确实试图照顾这个意外得来的孩子,但也是力有未逮。她没有工作签证,在几间餐厅和声色场所打零工,具体内容我们不清楚,可能不仅仅是洗碗拖地这种工作而已,因为她很快的染上酒瘾,酗酒过量猝逝了。」

「生母过世时,Bucky已经四岁了,但他连话都说不清楚,也明显比同龄孩子瘦小,身上到处是新旧伤疤。家长酗酒,对孩子施暴非常常见,但我们怀疑这些伤痕不只是来自母亲。生母虽然一直把Bucky带在身边,试图照顾他,但是那些餐厅和声色场所怎么可能允许这么一个累赘到处晃悠,我们猜测他在这些地方也被当成劳力的一种,丝毫不顾他只是个才刚会走会站的孩子。」

「Bucky在育幼院待了一年不到,我和你爸想要给你领养一个弟弟或妹妹,在你姑姑的引荐下去了那间育幼院,我们都一眼看到Bucky就喜欢,那么乖那么可爱的孩子,却静静的缩在角落,对周遭的一切都戒慎恐惧。我们带他回家,他在我们家用了第一餐,餐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立刻跑去洗碗!他还没流理台高呢,伸长了手去勾那个水龙头,怎么也勾不到,看见我进来厨房时,怕得发抖,我简直心都碎了。」

「Bucky十二岁以前,我们离开塔奇山、搬去纽约之前,我是不让他独自做家事的。我一直告诉他,家事是家人分担家里的杂务,让家变得更舒服,是联络感情、表达爱意的方式,所以一定要全家一起做,不能独自偷偷做,这才改掉了他以为自己要负担所有家事的错误观念。Bucky最喜欢做菜,其他事情他其实不那么有兴趣,他告诉我,自己一个人住时他往往好几天才打扫一次家里,所以你跟我说Bucky天天都在做家事时,我就知道这孩子对你的感情了。」

「Steve,你是Bucky到我们家之后,第一个愿意放下心防的对象。Bucky很爱你,从那时候起就是了,我相信你也很爱他,他都知道的。你们对彼此的感情不是现在才开始,而是火种一直在那里,等你们去点燃。你会想起来的。」



结束了和母亲的通话,Steve走进卧室,爬到床上,把熟睡中的Bucky抱进怀里。梦中的Bucky似乎也若有所觉地往Steve胸口挪了挪,迷迷蒙蒙的念他的名字。 Steve吻了下Bucky的眼睛,轻声答应,Bucky才又安静下来,沉沉入睡。




====

★點擊「歸心」tag看連載與相關設定唷!

评论 ( 47 )
热度 ( 415 )
TOP

© 微糖抹茶慕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