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糖抹茶棉花糖

Hail Stucky❤️ Hail Evanstan❤️
可逆不可拆黨
談戀愛,不搞事💍
吃甜甜,過好年🍭
微博:微糖抹茶甜甜

【盾冬】My Moonlight, My Sunshine -5

原本Bucky可以帶著Steve施行移形換影的,

你猜他為什麼要騎哈雷?科科。

這章終於有盾冬感情上的大進展了.....



Ch1 Ch2 Ch3 Ch4

====

「Steve⋯⋯呃,這次傲羅聚會的地點,辦在我家。明天你下班後我去接你好嗎?」




Steve在週二的中午收到Bucky傳來的訊息,他愣了一下,隨即回復了他的疑問:『為什麼?』


「部裡不成文的規矩,我們非必要情況不能帶麻雞進來,就算真是必要情況也要經過很多道手續。我考慮過邀請你去我喜歡的幾家餐廳,但是那些餐廳都是巫師的熱門集會場所,不方便聊公事。」Bucky的訊息幾乎能看出他的尷尬與為難,而這讓Steve原先略有的不悅漸漸消去。


「我會親自下廚,我廚藝很好的,放心!你不用準備什麼,真想帶的話就帶瓶酒?:)」




下午六點十分,Steve準時出現在大樓門口,Bucky已經在那裡等他了。


「哈雷機車,你喜歡嗎?」Bucky笑得很得意,拋了頂安全帽給他。Steve接在手上,挑了挑眉。


『我工作後得到的第一份薪水就拿去買了我的第一台哈雷,一直到現在我都還是常常讓他帶我出去兜風。』


「我知道。」Bucky扣上自己的安全帽,沒有再多說什麼。他跨上機車,示意Steve也坐上來,確定他已經坐穩了,隨即催動了油門。




『你知道第一次載不熟的同事出門不應該騎哈雷嗎?』Steve在狂風中大聲的問,Bucky的回應是哈哈大笑,直到抵達家門後,Bucky跳下車,接過了Steve的安全帽,望著Steve的眼睛勾起嘴角:「我們是不熟的同事嗎?Steve?」


Steve和Bucky對視了幾秒,意識到自己心跳無法控制的超出了常理上該有的速度。他吸了一口氣,把目光從Bucky灰綠色的瞳孔上移開,轉向了身側這棟洋房。




洋房位於紐約一個普通的住宅區,兩層樓高,外觀看起來和其他房屋沒有什麼不同,Bucky輕碰了下門前的鎖,鎖頭立刻彈起,大門緩緩打開。他帶著Steve穿過打理得宜的前院花園,敲了下門上Steve不知道含義的圖騰,第二道門也跟著開啟。




『你一個人住嗎?』Steve走進屋內,一樓隔間很少,只有客廳、餐廳與廚房,擺設也相當簡單潔淨。


「嗯,我媽媽的老家在蘇格蘭的愛丁堡,她年輕時搬到紐約工作,在紐約認識我爸,我在這裡長大和求學,退休後他帶著我媽回愛丁堡去了。」Bucky掏出魔杖,輕輕一揮,屋內的清潔用品開始勤奮的打掃起來,櫥櫃敞開,裝飾品一個個從櫃子裡飛出,落到餐桌上,Steve看得目不轉睛。


『你爸媽都是巫師嗎?』Steve走到電視機前,一張張照片看過去,照片裡的人物歡樂的湊到一起,對他擠眉弄眼。


「是啊,但是我爸是麻雞出身的巫師。我家還是有不少麻雞的習慣,小時候我常跟爺爺奶奶住,他們也都是麻雞。我一直對麻雞的世界很熟悉。」Bucky脫下外套往廚房移動,一邊輕快的揮舞著魔杖,冰箱門打開,食材跳進已經等在電磁爐上的鍋裡,熱鬧的打響晚餐的前奏。




晚餐的過程中Bucky跟Steve一直隨意的閒聊著,他們自從認識以來其實過了好久,但是真正像朋友一樣相處卻似乎是記憶中的第一次。Steve覺得下班後的Bucky和工作時的他並沒有太大不同,依然是有些頑皮卻相當溫暖,做什麼事情看起來都很輕鬆,事實上卻十分嚴謹。


「私底下的你跟工作時也沒什麼不同。」Bucky同時也在想的事情和Steve一樣,只是他說了出來,正在幫Bucky準備餐盤的Steve回頭看著Bucky,他正靠著廚房的門框,帶著笑意望向Steve:「一樣那麼嚴肅。」


『我們的工作容不下太多嬉皮笑臉,你應該知道。』Steve聳了聳肩,『只是我也不是個老古板的人。』


「我知道⋯⋯」Bucky輕聲說:「你是個⋯⋯很溫柔很有愛心的人,特別是對小動物。我們每次討論到那些失蹤的流浪動物和他們受到的待遇,你總是特別生氣,我看得出來。」


『人類不應該仗著自己的智能欺負地球上其他生物。』Steve說:『我只是⋯⋯我討厭以大欺小、以強欺弱的人。』


Bucky站直身子走向Steve,站在他眼前微抬起頭,深深望進Steve的眼裡:「從事這份工作後,我看過太多污穢的事情,越是道貌岸然的人,掀開那層掩飾後的真相越醜陋,執法人員也不意外。可是Steve⋯⋯你是真的相信正義,相信自由,相信平等,而且你也一直身體力行,你不知道這有多難得⋯⋯所以我才這麼喜歡你。」




Steve感覺到血液衝向了他的耳朵,一路蔓延到臉頰。這是Bucky第一次這麼認真的說喜歡他,和以前那些他總是無法分辨到底有多少真意的隨性邀約不同,這一次Steve完全感受不到一點戲謔,這讓他不由自主的也想說出自己思考了好些日子的結論。




『Bucky,我⋯⋯其實我在想⋯⋯我也許也⋯⋯』







砰砰砰砰!


四聲連續的大聲響打破了屋內的曖昧氣氛,Steve迅速轉過身望向大門,Bucky按了按眉心,忍住想罵髒話的衝動,快步走向前廳,果不其然聽見了熟悉的吵鬧聲和敲門的響聲。




「Bucky!快開門!我們來了!」


Bucky打開了大門,四名披著斗篷,膚色、身形、髮色各異的巫師和女巫愉快的踏了進來。第一個衝進屋內的是一名銀色頭髮的青年,他一進門就看到了正站在客廳和廚房交界處的Steve,隨即大聲地嚷嚷:「喔我的天!這就是傳說中的Steve Rogers嗎??」


「在哪裡?Pietro?是那個Steve嗎?我也要看!」第二個擠進門的是穿著紅衣的棕髮女子,她看見Steve後一臉興奮的說:「哇你就是Bucky整天掛在嘴上說的Steve嗎?」不理會Bucky在一旁大喊「Wanda別亂說!」,她走向前伸出手和Steve緊緊一握:「久仰大名,我是Bucky的同事,我叫Wanda Maximoff,叫我Wanda就好了。」


『你好,我是Steve Rogers。』Steve有些拘謹的回應了她。


緊跟其後的是一名黑人青年和一個紅髮美女,兩人不像Pietro和Wanda那樣活潑,但是打量Steve時那饒有興味的眼神卻是相差無幾。




「我們沒來之前,你們聊了很多了吧?Steve Rogers,我是Natasha Romanoff。」紅髮美女優雅的走向餐桌,低下頭觀看桌上剛擺好的晚餐:「Bucky,你廚藝又進步了不少啊。」


「有飯後甜點嗎?Bucky?我想吃你上次做的,羅馬尼亞的Papanasi。」Wanda一邊脫下斗篷一邊說。


「今天沒空做,只有我昨天就做好的烤布丁。」Bucky回答,走過餐廳時拍了下Wanda的手:「去洗手!別偷吃!你怎麼跟Pietro養成了一樣的壞習慣?」


「我們是雙胞胎嘛。」Wanda嘟起嘴,還是乖乖的移往廚房。




晚餐的愉悅氣氛讓一開始有些緊張,從來沒跟這麼多巫師和女巫同處一室的Steve漸漸放鬆,Bucky坐在他身邊,總是細心地將他拉入話題,為他解釋所有出現的巫師界的專有名詞,讓Steve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是個外人。


飯後的會議比起晚餐時嚴肅許多,但也許是之前Bucky已經和同伴們深入談過,他們對於Steve加入搜查行動並沒有太大的反對,只是反覆琢磨行動的細節以及如何在魔法世界中保護Steve的安全。會議結束時,Steve已經幾乎確認自己能夠加入他們的小組,先前所有模糊的細節都清晰起來。




時針走過11之後,其他人紛紛告辭,Steve見狀也準備離去,Bucky問他:「你想要我騎哈雷載你回去嗎?還是用移形換影?後者比較快但也比較無趣就是了。」


『沒關係,這時間我還趕得上地鐵。』Steve堅持能夠自己搭一般的大眾交通工具回家,Bucky只好陪他走到地鐵站。兩人道別前,Steve清了清喉嚨:『那個,Bucky,你這週末有空嗎?』


「週末?應該有?怎麼了嗎?」Bucky好奇地問。


『有時週末我會去NYCACC擔任義工,帶那些流浪狗出去散步,替牠們洗澡之類的,你有興趣參與嗎?』


「這是一個約會嗎?」Bucky挑起眉,笑著問。


『如果我說是呢?』Steve揚起嘴角:『你想去嗎?』


「我迫不及待了,Steve。」


评论(6)
热度(59)
  1. 存文小仓库微糖抹茶棉花糖 转载了此文字
©微糖抹茶棉花糖 | Powered by LOFTER